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鸣佐】白茫茫大地一场艳遇  #5


AUAUAUAU,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圆满日常,治一治被本传伤到粉碎的心
猫嫌狗不待见鸣Ⅹ小区区花佐
标签:竹马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水账文风
*私设众多,全面ooc
————————————

难过的时候要吃点东西,这样就会变得快乐;快乐的时候也要吃点东西,这样就会获得加倍的快乐。

不知道是哪个有哲思的人说出的至理名言,给了全世界吃货一个合理地吃个不停的借口。

佐助不算食欲特别旺盛,但是总会在某些时刻特别想吃某些东西。之前鼬吐槽他亲弟“怕不是怀——???”,被叛逆期的亲弟按在床头左一个豪火球右一个豪火球揍成轻微猪头脸,于是这个癖好被完好地保留到了现在。

此时此刻,看完合格榜单心平气和地走在堤防上,久违的阳光撒在脸上给人一种暖融融的错觉,忽然之间佐助心里那根弦动了动,特别想吃冰棍的念头就“咕噜”冒出了尖尖角。

鸣人听了以后一点也不惊讶。他说冰棍?我家有啊,走上我家去吃!

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佐助的手被鸣人紧紧攥住,寒冬腊月的时节手心里都有了点湿滑的汗意。迎面走来步履匆匆的同一小区的松田太太,大概是要出门买东西,飞扬着两条精心修画的眉毛笑咪咪和他们打招呼。佐助像是揣了个烫手红薯一样把手迅速抽开,摆出营业性微笑点头回礼。



松田太太走出一段距离后,鸣人的手指又锲而不舍地钻过大衣的袖口探进来,像尾格外灵活的小鱼。两只细长的少年人手掌相交,十指紧扣,露在外面的指关节被犹自凛冽的冬风冻得微微泛红。仗着这条一眼望得到头的小道僻静无人,佐助斜眼看过去并不小声地说,很冷啊,快给我松手。


鸣人嘿嘿嘿笑了笑,猝不及防地把那两相紧扣的手顺势塞进了自己的衣兜。


这样就不冷了吧我说!


塞了两个人手的衣兜,即使裹在棉服里也能看出形状,一点也不符合佐助的整洁系审美。然而被柔软织物包裹着的手指渐渐不再寒冷,他瘪了瘪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话。也就稍微比冰库暖一点点吧。

鸣人嘻嘻笑说你就嘴硬,是非常暖和吧!


是,是,是。


吊车尾实在是非常好哄的。得到“暖和”盖章认证的鸣人理直气壮地牢牢把住佐助的手,两个人连体婴一样往回家的方向走。


终于吃上梅子冰棍的时候佐助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叹息,鸣人捕捉到了并向他投去视线。看到佐助微微眯着眼少见地露出餍足猫咪一样的神情,不由咕咚咽口口水。


佐助说朋友麻烦你关注一下你手上的冰棍,它可是在哭泣了呐。


如梦初醒。鸣人慌乱地嘬起快化了的冰棍来,嘬了两口大声喊道,呜麦!


呜麦你个头啦。


佐助嘬着梅子味冰棍想。虽然都是又酸又甜,但是怎么说呢,梅子果然是比不上番茄的味道好啊。番茄赛高。宇智波·番茄党·佐助懒洋洋地在心里为毕生挚爱打一次call。


零度天气饮冰吹雪听起来是很浪漫,实施起来就有些困难。攻坚过半,佐助觉得舌头大概已经冰到丧失知觉,于是慢下动作一点一点舔着冰棍,好像小猫仔舔舐牛奶那样小心翼翼。


鸣人看了一眼就被呛到,咳到惊天动地,喉咙里发出吓人的嘎嘎声响。等到在佐助的安抚下好容易缓了下来,两人才发现被遗忘的冰棍都委屈巴巴地躺在了化开的水中央。


鸣人掩饰什么一般朝厨房大喊:妈!你是不是又把冰棍和金枪鱼什么的放在一起了!有股鱼的味道啦!


玖辛奈连声应道,然后嘟嘟哝哝。欸欸欸是真的吗?没办法啊这可是从夏天放到冬天的冰棍,我就随便塞在一格里了啦……一阵稀里哗啦翻箱倒柜的声音后,又听到她难抑惊喜地回答:啊,是真的!有一盒明太子呀!



啊,晚饭估计就是明太子盖饭了。所谓默契,就是鸣人和佐助内心一瞬间闪过了同样的想法,脑海里浮现出硬邦邦的明太子躺在白米饭上的模样。随后南辕北辙走向不同方向。


佐助心想难怪这冰棍有点点奇怪的气味啊;鸣人心想总算有了合理的理由解释我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呛到。



雪化了又积,积了又化,期间漩涡家的小夏瑞又沦陷几次,波风水门终于咬咬牙下狠心买了一辆越野,约好节后就去提车。气温开始稳步升高,收起厚厚的棉服换上薄外套,草地积雪下星星点点的绿意一日日连成一片,猿飞爷爷也不再担心凛冽的冬风会刮坏亲亲孙子的小脸蛋而时不时带着刚学会走路的木叶丸出来散步。鸣人遇上了就拉着佐助凑上去逗弄那个软包子一样的小娃娃,搓脸揉屁股无所不用其极。往往猿飞会开心地举着傻瓜相机咔咔咔连拍下孙子被鸣人搓来揉去的有爱场景,佐助在一旁矜持地架着胳膊冷眼看,心想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爷爷还真是悲惨。这小子长大了看到这些充满回忆的照片估计会感动得泪眼汪汪,然后抹着眼泪一把火销毁这极黑历史吧。如果是他的话就绝对会这样做。



终于,木叶的春天一如往年地来了。



入学式是在一个樱花盛放的日子。通往世中大门的是一条长长的坡道,鸣人穿着簇新的校服呜哇呜哇乱叫着跑在佐助前面一点,外套扣子一颗不扣,裤脚为了活动方便也挽了起来,一头让染发剂自惭形愧的金发啪唦啪唦地闪着光,活脱脱不良少年的典范。佐助与他走了极端。经过一个寒假的成长,宇智波佐助拔高了一点,似乎又瘦一点,脊背被严整服帖的制服禁锢出绝妙弧度,黑色校裤包裹住的细而直的腿引人遐想。



鸣人一路叫着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也有更多女孩子含羞带怯的目光落在了佐助身上。只能怪四月的春风太暖樱花太纷乱,撩得心里的小鹿打了吗啡一样精神亢奋四处乱撞。


校长讲话的时候鸣人站在末尾探头探脑。因为身高还没赶上的原因佐助排在了队伍的前半段,只有半个身子都倾出去才能勉强看到那黑发脑袋外加白白的一点脸颊,仅仅是从背影也散发出克己孤傲的优等生气场。



不愧是我的佐助啊。


鸣人喜滋滋地想着。后面人高马大的同学捅了捅他的背,提醒道,哥们你这样左摇右晃太明显了,我们站在体育场的正中间哎,这样很快就会把那什么卡内基老师招来的哎。



鸣人目不转睛头也不回地挥挥手,没关系没关系,老师都在听校长讲话才不会注意到这边的说!



话音一落那个明明才二十多岁却成了少白头还戴着奇奇怪怪眼罩的班主任老师卡卡西就像长了顺风耳一样刷地回过头来,鸣人保持着下半身不动上半身倾出60度的造型,正正好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撞上,一时场面尴尬得令人窒息。


结局就是开学第一天漩涡鸣人就被叫进班主任办公室谈话,一定意义上也成了一个传奇。佐助看着原本耷拉着肩膀的金色男孩走进教室,视线对上后又朝他露出灿烂到无以复加的笑脸,即使离得很远好像也能听到那标志性的“嘿嘿嘿”笑声。佐助别过头去装作看窗外风景,小小声骂了一句八嘎。


四月的晴空蓝得离谱,像是一戳就破的蓝玻璃;风轻飘飘地卷起樱花瓣又落下,鼻子被花粉弄得痒痒的,稍一不注意绝对会打出巨大的喷嚏;窗框上有只小蜗牛慢吞吞地爬,被前座同学恶劣地一铅笔挑翻在原地…


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佐助吸吸鼻子,眼角余光捕捉到朝他突进的金色,嘴角忍不住弯起。



吊车尾什么的,真是最差劲了。


————————
tbc
要开学了胆战心惊放出一点点存货
能看到的gn应该都是有缘人
打滚求评论(´Д`)

评论(2)
热度(24)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