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九日旅人 #1


『第九日来临时,我尚不知所措。』

*第一日*    来信

“人一分为二:一个清醒于黑暗,一个沉睡于光明。”

南方的天空浮现一轮太阳,北边仍有一弯月亮。
我盯着瓶子外壁,上面一开始凝着细密的水珠,针尖大小毫不起眼,随后临近的小水珠噗噗地聚在一起,渐渐变成一颗颗无法忽略的大水珠,又像土地上冒出的累累头盖骨。
此刻的瓶子是个古怪的蟾蜍。我凝视着它疙疙瘩瘩的皮肤,感到一阵生理性的恶心,目光却无法控制地胶着。
昨天晚上我收到一封信,投递在门口的邮箱里。已经多年没有人会给我寄信。我的仆人在今天早晨从那锈迹斑斑的铁皮筒里取出它,它像只受伤的鸟儿在风里簌簌发抖。
信是用常见的土黄牛皮纸信封装的,材质恶劣,边角尖锐刺手,沾着暗褐色的痕迹。背面用火漆印封口,掺着金粉的猩红玫瑰印,心头血一样浓稠。
我没有去打开它,而是将它丢在玄关。我既有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因素介入。没有外力的打扰,它会永远匀速前行,直到一切的尽头。
我练琴。画画。在黎明时分唱歌。将新劈好的柴火丢进壁炉,拉紧窗帘让屋里看起来像是黑夜中的灯塔。柴火来自院后的白桦木,细嫩的树皮,笔直的枝条,燃烧时发出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它活着时一定是个倾国的小美人。
中午的时候,我的仆人递上那封信。我勃然大怒,因为他违背了我的意愿。
不是说过不开这封信吗?
大人。他用歌咏一样的音调。还是打开吧。这里有来自未来的秘密。
未来于我毫无意义。
那么过去呢。他伸长脖子。你不想看看你的过去。
过去?过去的已成过去,我不愿再提起。
大人。他跪伏在地,喉咙里涌出红色,发出咯咯的恐怖声响。打开吧,这是现在给你的忠告!
现在是谁?他为何给我忠告?
而我的仆人已经无法回答。他死去的躯体化成一朵鸢尾花。我将它放在窗台,它很快枯萎,随着尘埃消失在风里。
我拿起那封信。信封的尖角一下子刺进我的手掌。在这一刻我恍然大悟那些暗褐色原来是前人已经干涸的血迹。
现在的恐惧像一只大掌抓住了我,让我无法呼吸,让我的手指颤抖着去掀起那个玫瑰色的印记,信纸掉在地板上,发出不符合它弱小身躯的沉重闷响。
一个小世界的坠落。
日长缩短到它原本的一半,黑暗狂奔而来,将太阳冲得支离破碎,月亮以残缺的面容从北方天空升起。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信纸上的字。
第一日,结束了。

评论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