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九日旅人 #2

*第二日*    天堂快递

“只有心中有秘密的人,才能破解我们心中的秘密。”

我在大路中央醒来,无数飞车与我擦肩而过,留下的尾气是粉红色的雾状,味道奇异像是一堆久放发烂的士多啤梨。
这是一道笔直的上坡,我沿着中心线往上爬,月亮始终高悬在天空,像一只幼小的眼。口袋里那张信纸磕着我的腿。我将它抽出,上面是我所无法辨认的文字。我只能继续前行。
路的尽头雾气终于散去,这里是一道悬崖,有些车长出翅膀飞跃深渊,更多的从这里拖曳着长长的尾气坠入黑暗。这时一辆正方形的车停在身边,它一半卡在悬崖外,一半落在路上,摇摇晃晃像是个醉汉。
嘿,兄弟!
这是一个戴着圆盔帽的小个子,摇下了车窗。
你是要往哪里去?东方还是西方?
我看了看月亮停驻的方向。
东方。
那太好啦。我也要去往东方!
我爬上它正方形的车厢。车是个活物。它发出嘎吱的轻响,浑身铁皮刷地变成细小的鳞片,密密麻麻张开,扣进我的双腿和手掌。
抓稳啦。小个子欢快地说。
然后这辆车子长出了我所见过最为巨大的翅膀,像是书籍里提到的鹏鸟,羽毛泛着铁青与赤红光泽,喷着士多啤梨尾气哼哧哼哧飞上了天。
在风声里我问他: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是天堂,我是快递员!
小个子似乎总是快乐的。
你是在送快递吗?
是的!送给东方的皇帝!
此刻我们飞到了云的上端。这里的月亮被掩盖了光芒,天空群云是无限延展的蛋白,而那枚久违的太阳像是异常小的蛋黄。
小个子指着远处的云海说。
那里!每日都有一位公主升上天堂!她们的头发从大地最深处开始生长,将她们托举到天空的最上端。在那里任何一个族类都无法生存,化为宇宙中最小的微粒。而她们的灵魂留守在云海,日日为太阳的陨落鸣起丧钟。
小个子指着远处的群山说。
那里!每日有无数精灵死去!血液像飘带一样四处飞扬。偶尔有人经过,采下一缕织成衣襟上最鲜艳的花纹,在黑夜里也会熠熠发光。
我无意去聆听他的喋喋不休。那张信纸从我的口袋里飞出,飞进了驾驶室,迫不及待地敲着他的车前窗,像只奇形怪状的纸蝴蝶扑闪翅膀。
小个子拆开他,发出欢快的哨声。
这是东方的文字!哦你正是去东方!
是的。我在风声里答道。这刀子般凛冽的风将我吹成一面薄薄的旗帜。
我们很快到了太阳升起的方向。
小个子用黑子和日冕为我做了一个包裹,挂在我的脖子上。
他笑嘻嘻地将信纸塞入,又拿出一个土黄色信封。
还是来自现在,寄给你。
我的喉头发出战栗的咯咯声响,让我想起我濒死的仆人,他化成鸢尾花的尘瓣,四散在六月潮湿的风中。
车的鳞片在我身上留下无数细小的孔洞,却全是苍白,流不出血液。
小个子背对着我挥手,正方形的铁皮怪物驶向太阳深处。那里有个皇帝,等着自己预定了五百年的快递姗姗来迟。
他淹没在日光中。
第二日,我来到了东方。

评论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