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迪林】旧时身 #1

#写在前面
题目来源是“ 浪打浮萍无有不撞着 只怕你回来认不得旧时身 ——《四声猿·翠乡梦》”
虽然题目和正文没什么关系,只觉得好听hh
cp迪林,半清水
乱世苟活
林老板从前是个戏子,现下开了班带学徒
小迪是个孤儿
总之慢热,也没什么人情味
以下正文预警

女人从城楼上落下。

四月的天气,风已熏熏地暖,深褐的地锦残墟里抽芽剥絮地发出许多细小新枝,怯怯的,像幼儿手掌爬上了城墙。

城墙角地久天长的积灰被冲开,又像渴极了的兽大口大口吞下那些绛红的血,一瞬间便干涸。久未下雨,是那赴死的魂滋养了土壤尘灰。

一点嫣嫣的血色,溅上地锦的嫩叶,它抖了抖,在风里发出簌簌的抽噎。

孩子惊慌地张大了眼。他抱紧了自己,看着母亲在眼前慢慢死去。

渐渐地聚集起了人。像是嗅到甜味的蚁,一团一团地涌过来。人声嘈杂,中国人千百年的热闹都是这样而来。

有人在絮絮地说。

“……是那个胡姬?她跳了?”

“跳了,看着是不行了。”

“是罢。绿眼睛的,哎。”

“可惜可惜。太可惜……”

长吁短叹,有多少发自真心,却不明了。

有人在拨开人流,奋力地。

“请让一让,让一让——”

从勉强清开一条挨挤的道里,踱出个瘦长的人影。

有人见了低声惊呼。

“呀,林老板。”

林老板一张素白的脸。太白了。日光大盛,照的五官的轮廓都渐隐了去。

他见着了那被热衷围观的人避开的小半圆地带。

女人长长的黑发浸了血,深瑰色的枯海草般贴地四散。一个小小的孩子,抱着膝坐在一旁,埋着头肩胛高耸。像只被逼入绝境的小兽,兀自瑟瑟发着抖。

林走上前去。嗡嗡的市声像是收拢于布口袋,一瞬间静了。

一只素白,细长的手伸到面前。

不是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更细,指尖涂着红蔻丹。寒冬腊月的梅,又像五月的榴花。

眼前的手洁净得全无修饰,只是通体的白,通体的秀气。

孩子楞楞地抬起了头,眼神随着往上移,看到那只手的主人。

林微微地笑了一下。他很轻地攥住那只颤巍巍握上来的小手,像握住了一小块冰。

然后他把那个孩子从地上拉扯着抱起来,抱在了怀里。

孩子身量不小,林抱的有些吃力,几乎打个趔趄。孩子一下子攥紧他的后衣襟,像是被抛于江海的溺水者,勉力抓住这块不甚强健的浮木。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伸出了手。对着这么一个陌生人。母亲的教导都遗忘了罢?不是。那些软绵的呓语还在耳畔的,人却已不在了。

只能归结为鬼使神差,他伸出了手——两掌交叠的时候,是命运,抑或其他怪力乱神,都说不清。

林抱着他,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慢慢地从鸦雀无声的人群里踱出去。

佑来跟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念。

“林,当真要捡这个小子回去?这可不是养什么阿猫阿狗。”

这是个活生生的人啊。会长大,会跑会跳,会七情六欲,会爱恨嗔痴。

林我行我素惯了,他摸摸那孩子的头。领子被攥得微微紧了,有指甲怯怯刺进了后脖的软肉。

“捡就捡了,也是我养,你不要多废话。”

一如往常的绵软语调,温到骨子里,却隐藏着一股子劲道。这是林。

佑来秋日蝉一样,噤了声。

两人和一个孩子进了林家的门。

擦身而过是茸茸的杨花,雪似的,很纯洁,挨挨绵绵落了一地。

tbc

评论(15)
热度(35)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