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野梦(Wildest Dreams) 上


*一个双向暗恋无疾而终的故事*


*私设如山*


*极度欧欧西*


*现实向越涵only*


*故事属于她们,不属于我*


*小学鸡式纯爱*


————————————————————


夏天总是一个最特别的季节。


春天太暖了,风是轻飘飘软绵绵的,捉摸不住的感觉让她有些提心吊胆。秋天又太凉,落叶掉啊掉掉个没完,偶尔下一阵雨,遍地都是湿漉漉的水光。冬天更惨,总是下着白茫茫的大雪,只想窝在被窝里,连窥探窗玻璃外是何种景象的动力都没有。


夏天最好。


最热烈,最灿烂,最动情,最明亮的记忆都留给了夏天。


她偶尔还会梦到那年夏天。云里雾里地坐上那高得不敢企及的位子,嘲讽与谩骂比钱江潮汹涌,她被推着、挤着、沉浮在万人的恶意之中,趔趄着前行,仓皇回头的同时一步踏空。


像是从世界顶端坠落,耳畔是呼呼作响的风声,她不敢睁眼,只有眼泪随着风一起飞散。但有一双手掌温柔地掬住了她落下所有的泪水与惶恐,指尖是按尤克里里留下的薄茧,拂上她的脸颊、哄着她睁开了眼睛。


——她后知后觉这是此生最初的心动。



——————————————————



活到二十岁,杨超越才发觉世界上怎么能有陈意涵这样温柔美丽善良大方虽然不那么热情但是超级完美的女孩子呢。



酒饱饭足星光微醺的夜,踏在从大门走向宿舍的路上,她忽然一个转身,捧着陈意涵的脸颊认真发问:“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温温柔柔的小陈总被吓一跳,但是很快沉稳又装傻似地歪歪头:“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快回答我的问题!”



陈意涵无奈,“好好好,我是,我存在,我真实存在的。行了吧。”



杨超越满意地哼了一声,羊爪却还没从她脸旁收回去,脸却越凑越近了。这夜月色很好,洗净铅华的月光照得少女饱满脸颊匀净如凝脂。陈意涵松松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因为身高差只得微微仰头看着这个瞪着一双大眼睛的妹妹,“快别盯着我看。都快斗鸡眼啦,很丑唉。”



“啊,什么!”杨超越大惊失色地缩回爪子揉了揉眼睛,“我变斗鸡了?啊我以前不这样啊?难道是?上次发炎后遗症啦?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绝美的脸庞啊——”



又好笑又心疼,陈意涵轻轻拍了她的额头,“没呢。我逗你玩儿的。”



“陈意涵!”



杨超越生气了,却过来从背后压靠在她身上不肯走,两条胳膊菟丝子一样紧紧缠着她的脖子。



“下次不可以再说我丑,听到没有!”



“是是是……”



“说杨超越最好看!最美丽!最可爱!”



“杨超越,最好看、最美丽、最可爱!”



“说一百遍!”



“……你适可而止哦。”



“……那就再说一遍!”



“……杨超越最好看、最美丽、最可爱啦。”



“嗯好的!那再说一句!”



“杨超越你烦人——”



“——说最喜欢杨超越了!”



“……嗯?”



陈意涵从她的怀抱里有些困难地回过头。鼻尖撞上了脸颊。



好朋友也是可以说喜欢的。她嘟嘟哝哝的。



好在杨超越留了很长的头发,刚洗过吹得蓬蓬松松,足以掩住发红滚烫的耳朵,也试图藏住那么一点小心事。



“哎呀快说快说快说,快说。”



杨超越把胳膊里搂着的人摇来晃去,幽淡的香气凑近了才更明显。她小心翼翼地深吸一口气,胸腔里的心脏忽然砰砰砰地直跳起来。她们用不一样的洗发水,她的是甜甜的柑橘味,陈意涵是带着药草气的薰衣草香,混杂在一起却不可思议地好闻。



月光温柔,发酵得杨超越觉得自己快要醉了。如果现在去问她,当时的细节是什么,她也还是恍恍惚惚地,说记不清了。或许都是假的,或许都是她幻想出来的呢?翻开旧报纸发现那年的杭州整个五月都在下着雨,根本没有那样的春末夜晚,夜风捎来细碎的蝉鸣,月亮大得像是一枚银币要从夜空的掌心跌落。



也没有陈意涵望着她,神色无比认真,那双潋滟无边的眼睛里足以盛下无数繁星的光亮。



她咧开嘴笑得一如往常温柔却又有些不同。



一字一句地说:好啦。我最喜欢杨超越啦。



最喜欢。最喜欢。



————————————————————


杨超越觉得自己生病了,自从哪天开始就失去了起床的力量,只想摊着做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室友鹿小草从小卖部购物归来,看到某人床位仍然拱起一大坨,就从楼梯上冒出一个头来仔细观察她,得出一个结论:“装病。”



“你走开。我哪有装病啊——”杨超越抱着被子360度翻腾,发出杀猪一般响亮的嚎叫,“我真的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



持续哀嚎了一分钟以后杨超越就累了,哼哼唧唧地摊在床上不想多消耗一丝力量。



“……怎么了吗?”



杨超越裹着被子嗖地一声坐起来,“啊啊啊陈意涵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



“没有啊,我和小草一起回来的。”陈意涵也学着鹿小草的样子扒着楼梯露出一个头来,无辜地看着杨超越,“你哪里难受呀?要不要去医务室。”



“哎呀去什么医务室。”杨超越一拱身子像条毛毛虫一样从被子里脱出来,就要去拉着陈意涵让她快点上来,“上来上来,趴着楼梯好危险的哦。”



坐在桌旁吃泡面的鹿小草识相地戴上耳机:嗯好像我刚才也做了同样的扒楼梯动作来着?怎么???



入夏以后气温一天热过一天,室内空调打得很低,杨超越拉过厚厚的被子让她们两个从头到脚都能被包住。



陈意涵总能被她逗乐得找不着北,她笑着去扒被子边缘:“超超越越哎,这样我们都要憋死的——”



“不许动!”


小陈总甩手:“好好好我不乱动。”



她又问:“那你说说,你生什么病?”



哎呀,是不是疯啦。



床太窄了,她们凑得好近好近好近,呼吸相缠,两双卷翘得令人嫉妒的睫毛唰啦唰啦地扑闪,几乎都要碰到一起。杨超越绝望地觉得自己病情又加重许多。



“……我悄咪咪和你说啊。”



“嗯。”



“……再近一点点。”



她用自己最近肥了不少的胳膊兜住陈意涵瘦的空荡荡的肩胛,不出意外地闻到安定的薰衣草香。



听说薰衣草味道是助眠的啊……



“好吧,那我说了……”



女孩子柔软的鼻息落在耳畔,像是一朵花受到萤火虫的蛊惑张起了翅膀。



“我得的是——”



“——相思病。”



“……”



鹿小草隔着耳机听到一些不寻常的动静,她敏感地觉得为了保护视力此刻不要回头最好。



所以她也就没看见平时仗着富婆喜爱作威作福的杨超越是怎么被难得动怒的小陈总按在床上依然非常温柔地打pp的。



“相思……相思你个头!为了逃训练连这么烂的借口你也想的出来的?过分了啊。”



“你绝对是小说看太多了!杨超越!!!没收!”



“啊不能拿走我的《霸道仙尊再爱我一次》!《上仙不可以》也不行!!”



“妈呀我的《重生之仙流砥柱》——”



“意涵你是魔鬼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以失去修仙小说为代价,杨超越依然坚定地相信自己患了相思病。发病对象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她的室友·最好姬友·亦佛亦魔陈·仙女·玛莎拉蒂富婆·意涵。



————————————————
tbc

哈哈哈期末周忽然开始爆看101,原本跟风挺讨厌杨超越的,但是看着看着……越涵🔒了 !!啊这是什么真实绝美爱情!两个plmm都爱上了!!
天晓得鹅不做人,进坑半天就面临be



就 擦干眼泪zqsg搞一搞 两章完结的小甜饼
可能这篇完了还会再开一篇公路文 彻头彻尾满足对小姐姐们的幻想 然后就江湖再见啦

摊 女孩子的友(ai)情啊真美好

以上

—————-

深夜撒泼打滚求评论啊求评论啊

为plmm首度试水姬圈希望画风没有走偏8

还有真诚想结交约翰玩家极圈互暖(认真

评论(14)
热度(96)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