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迪林】旧时身 #4



小迪第一次见到林穿上了西装。

林的那一身西装,是细格子软呢的布料。裁剪得恰到好处,每一道褶子都服帖,直衬得腰身款款,腿细而长,像那橱窗里摆着的模特儿。

林平日惯穿长衫。鸦青,月白,黧黑的换着穿,兼之戴着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从前到现在,总有人嫌他不像个年轻人。如今一换上这套,又梳理梳理头发,倒是拨云见日,瞬间精神了,摩登了,浑身霍然泛出俏皮的西洋味。

佑来见到小迪两眼有些发直,就凑上前去揉他的头发,存心逗他。

“小迪,你说你爸这身好看不?”

小迪愣一愣,连连点头。

林拍开佑来作恶的手,安抚似地用手指将小迪一头乱发细细梳顺了。

小迪仰脸。心说我爸爸可真是最好看最温柔的人了。



那是半月前的一天。

佑来的媳妇儿听说林家班要去巡场,专门做了一大盆饺子来践行,送到院里给大家分着吃。

半大孩子们欢呼,一口一个饺子往嘴里塞,还不忘在咽下去之后泛起一个甜微微的笑,说,“谢谢二师娘!”

“哎,不客气,不客气。”

佑来媳妇儿被这一张张甜蜜又好看的笑脸包围,乐得眼角淌出细细密密的纹路。

然后林带着小迪走了出来。林一见到饺子就两眼放了光,加入到抢食的队伍里去。

小迪被林在身边带了一段时间,渐渐地有些恢复了小孩子的天真模样,虽然多数时候还是寡言羞赧。他揪住林的衣服,一跳一跳地,焦急又小声嚷嚷着。

“林,林,我也要!”

林就转过身来,夹了个饺子喂他吃。

小迪“啊—”张嘴接了,塞的满满的,像只小仓鼠一样两腮圆滚滚,很努力地鼓着嘴嚼着。

佑来媳妇儿很惊奇地盯着这个小小的孩子。

佑来说过,林之前带了个孩子回来,就是这个罢!果真可爱!但看这鼻子眼嘴——

佑来媳妇儿拉拉林的袖子,林不为所动。她只得凑上去,发着气声,像是议论什么见不得人的秘事。

“林,林。这,这是你生的儿子吗?”

林正吃着饺子,险些被噎死。

“欸??!?”

身边一众孩子,“哗”地如知晓了惊天大秘密,炸开锅闹着起哄了。






从此佑来就一直拿着这开玩笑。甫开始林还会微微红了脸连摆手辩解道:“不不不,小迪我不是你爸爸。是师父,师父。”

佑来底气十足。乍一看,这两人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嘛!像是一大一小两套模子里翻出来的——深眼窝,两沃月牙眼,微微有点噘的嘴,还有蚂蚁爬上去站不住脚的高鼻梁。

后来次数渐增,再反驳也是白费力气,于是就随他去。

“小迪,帮你爸去拿一下谱子,架上那本。”

“小迪,这段是你爸唱的好听还是我唱的好听?”

“小迪,说话大点声!不要学你爸的病样!”

半是新鲜,半是有趣,“林是小迪的爸爸”这个结论也像是坐实了一般,天经地理,大家不言自明了。

小迪偷摸在心里想着。就算是亲生的爸爸,也哪里会比林待他更好?不,不,应该说,不论是谁,不会有比林更好的。

孩子有多敏感,心思细腻而天然。

小迪捂住了脸,笑得露出缺了犬齿的一口牙。



“小迪?小迪?”

小迪做了一个和和美美的梦。梦里吃了好多甜得粘掉牙的麻花,还有人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唱歌,声音温柔得像四月的夜色。

然后他被轻轻摇醒,睁开眼看到是林没带眼镜的脸。

林看起来也很茫然,脸上还带着睡出的红瘢痕,头发翘成了稻草窝。

“好像快到站了,起来罢……”

然后小车厢的门被“哗”地拉开,走廊里的风合着佑来着急跳脚的喊声一并涌来。

“哎呦!亲娘!菩萨!到站啦!你们爷俩还起不起了?”

tbc~



写在后面。
依旧短小2333这段写得自觉有些微微的甜,爸爸梗用上了!!终于用上了!!!
假期愉快~没有作业的话就好上加好~

评论(22)
热度(36)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