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迪林】旧时身 #5

一番兵荒马乱,林好歹带着小迪下了车,中途还差点穿反了鞋。

佑来风风火火领着其他一帮孩子,从呜呜长鸣的火车上下来。他们拎着皮箱,个个一身紧俏的西装。剥了壳的煮鸡蛋般嫩滑的脸,有些茫然又天真的神态,顾盼之间像是一群刚长成羽翼的小鸟,鲜艳打眼。

这正是畿辅首邑的火车站。十二分的繁华,来来往往的人拎着大小行李,都像是匆匆的要去赴什么约会。

林攥住了小迪的手,低声嘱咐道:“拉住了,不要松手哦。”

往出站口的这段路人挤人,肉贴肉,箱子不时地磕着腿。千百个四面八方赶来的人济济一堂,芬芳的发油味和汗味揉作一团,场面一度的混乱。此刻人人都恨不得自己是根面条的瘦长样,“呲溜”就能钻出去,钻到门口,溜之大吉。

小迪紧紧拉住林的手,握出了汗也半点不松懈。

他们一帮人挨挨挤挤地走到车站的门口,好容易能喘口气。远远的就望见一个人举着一张大白板子东张西望,上面墨迹淋漓的写了四个大字:倦鸟归林。

最后一笔写的重了,杳杳张扬地飞出了板外。

佑来没忍住噗哧一笑,他捅捅林的胳膊。

“哎,这到底是你迎他还是他迎你啊?”

林像是有些生气:“胡闹。”

尾音却上扬,掩不住的笑意。




李公馆在英租界,从东站过去有一段路程。林和小迪抓紧时间,紧张地睡作了一团。

等到了门口,佑来不厌其烦地把这一大一小叫醒,然后就抓着这两个迷迷糊糊的人进了大门,身后跟着一帮鲜艳漂亮的后生仔,乍看上去排场十分吓人。

李公馆管事的迎上来一顿抱歉,说李先生还在学校上课呢,不能亲自迎接,故而派了他来。管事把他们的行李领到各自客房安顿好了,又一番嘘寒问暖。

林推脱了管事盛情端上的一众茶水点心,只说太困了要去房里休息。

看见群雀一样的师兄弟叽叽喳喳地吃着点心,小迪有些心动。但是看到林摇摇晃晃地转身,他踌躇了一会会,还是踢踏踢踏追着林回了房。


小迪进去的时候,林正在脱西装,听到声音扭过头看。

“咦——你也要睡吗?”

“嗯!”

“哦——”

林速度很快,已经脱得只剩贴身的里衣,他一拱一拱地钻进被窝里,然后掀开一角,拍了拍。

“过来过来。”

小迪接了指令,迫不及待脱了外套踢了鞋子,和手和脚地扑上去,稳稳落进了那一堆软和的被子里。

林把他连人带被子裹住了,小小一团。

“哎呀。”林笑得开怀。“小迪,你可变沉啦!”




林这一觉睡得其实不怎么安稳。

半梦半醒间,他总觉得自己还在年少时候的火车上。长长的鸣笛声之后,火车就会匡次匡次地运作起来,碾过轨道,碾过那些在路上颠沛的岁月。有人起身,有人打开车窗,有夜风携带玉兰花的凉香,有人拿指尖敲打桌面,反复琢磨一句唱词的韵律。

林睁开眼睛,看到小迪缩成一团窝在他怀里。绵绵地睡着,脸蛋被挤得肉嘟嘟,撑起密长的睫毛,上面涂抹了梦的釉彩。

林从流离的过去降落。他把小迪抱的紧了一些,莫名地安下心来。在他再度合上眼睡去之前,模模糊糊地想着,有这么一个孩子,有时候也真是件不错的事……

李公馆的管事承了雇主的嘱托,实在是太周到了。佑来和一众孩子吃了点心听唱片,玩累了跳棋跑去房间困觉,乐不思蜀。林和小迪就这样被心安理得地遗忘,在房里睡得日落月又升。

弦月当空的时候,林醒来了。准确来说他是被饿醒了。

小迪感觉身旁空落了,就揉着眼睛爬起来,拉住正在穿鞋子的林的衣角。

“嗯?我要去找点东西吃,小迪饿吗?”

小迪自然连连点头。于是林给小迪穿了外套,拉着他走出房间。
李公馆的厨房在一楼的餐厅旁,林轻车熟路地带着小迪走下楼梯,转进了厨房。林在架子上翻翻找找,找到了一包起士林的面包。

“哇!好运!”

林分了一半给小迪,两人正不亦乐乎地填着肚子,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炸起。

“好哇,我家厨房进了只大老鼠!”

林蓦地抬头,果然看到长身玉立的一个人,端着手臂倚门框站着,似笑非笑。

“林!好久不见!”

李先生迈着轻快又修长的步伐走来,像是脚下踩踏着帕卡贝尔的琴键。他双臂张开似要给林一个拥抱,走近了却又慢慢放下,就是在看到餐桌后面小迪努力抬起的脸之后。

他神色有些古怪。

“林。这,是你儿子?”

tbc

本段李先生出场一小下,身份是林的经营伙伴and青梅竹马

两人之间是很纯洁的革!命!友!谊!(x

评论(12)
热度(29)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