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迪林】旧时身 #6




林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把面包使劲咽下去。

“是的呀,这就是我儿子!你可信呢?”

李先生装作思考什么极艰深的数理问题,托着下巴仰起头,镜片上反射了吊灯的光。然后那片小光斑随着他的动作,像一抹帆船倏忽划过了海面,消失的不留踪影,雾散云开露出点点狡黠的眼睛。

“我断是不信的!要是你结婚生子都不告诉我。我就当这前20年,是白认识你了!”

林笑着默认了。

“林!”李先生再度张开手臂。

“哎。”林只得来得及软软应一声。李先生就如一只庞然大犬一样扑过来把他搂住了,两个人的拥抱是那样亲密,好像久未相见的密侣交颈分享着爱意。

小迪原本还在嚼着面包,慢慢的就停了下来。我不喜欢这个李先生。他在心底偷偷想着,面包像蘸了柠檬酱,酸得让他皱起眉头。




李先生和林在餐厅里相谈甚欢。他们聊戏曲,聊歌剧,聊最近的局势变化,或者交流京津两地开了哪些新潮店铺。李先生第二日还要上课,故而不得不遗憾的,恋恋不舍的中断了这次挚友重逢的谈话。

林这时才发现,小迪已经趴着旁边桌子睡着了。

林抱起小迪,无声无息地用口型对李先生说。晚安!

李先生陪他走到二楼,亦笑着目送他进了房间,才反身回房去了。





一夜无梦。小迪一醒来的时候早就过了日晒三竿。

他急忙忙跑到客厅里,又是看到那些师兄弟在摆弄李先生的留声机,挑出一张华尔兹舞曲,一对一对地踢踏乱步,舞着笑着。

小迪四处张望,都没有见到林的踪影,于是不免气鼓鼓的。来的这些师兄们,一个两个实在是心眼宽大,师父都快要被别人拐跑了,还有心思在这里听歌跳舞!

小迪决心自己找到林。这段伟大的冒险大概只持续了一分钟。

他跑到院子里,就看到有人正大喇喇仰面躺在秋千椅上晒太阳,一臂垫在脑后一臂端正地摆在肚脐上,脸上盖着一顶遮阳帽,架空的两条瘦腿被细格子软呢的布料松松裹住,晃晃悠悠。

是林。

小迪跑过去,就听到林在唱歌,渺渺细细,空灵里蕴着神气,像由极高远的云端上加百列发出的圣音,只是偶尔落入凡间逡巡一番。

“……Where are you father…… I'm buried in your love sealed with blood……”①

这是小迪第一次听见林唱洋文歌。他见着的第一次实在是太多了,然每一次都是这般的可贵,小迪偷偷地藏进心里,像妆奁了一箱不愿给旁人观赏的稀世珍宝。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林仍在自顾自唱着,歌声四落。

小迪幼猫一样走到近前,等到林的歌声渐渐停了,一下子扑上去把林的遮阳帽摘了下来。

“大惊喜!”

林抬手捂住了脸,缩起了两条长腿,发出一声长长呻吟。

“小迪——别胡闹啦——”






林复舒展了腿,一手盖住眼睛一手摸索着搂住了小迪,顺着他跃跃欲试的劲儿把他拉到了自己身上。小迪像只手脚并用的幼兽,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小心翼翼趴在林薄薄的胸口。

林拿过草帽重新盖住了脸,然后他拿手臂松松地圈住小迪,防止他掉下去。

五月的阳光是裹着黄油的脆苹果,软暖又爽利,小迪觉得背心被这太阳光烘得很舒服,像幼猫被撸顺了毛,一下抖擞了身体。

他搂住林细细的腰侧,又不安分地撑起下巴问道:“papa,你刚才在唱什么?”

林在这时候开口回答了,却也没有打破午后花园的静谧气氛,只是把软绵得缎子似的声音融了进去。

“小迪也想学吗?”

“嗯嗯。”

“那小迪跟我唱哦,要来咯——”

“where are you father……”

“where are you father……”

“You're my world the life I know……”


……

时间的针脚只管密密缝去。林和小迪像日光下的大小猫类,眯缝了眼睛打两个哈欠,懒洋洋无声息地睡成了团。佑来看完了场地,回到李公馆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哇。

他向管事的拿来毯子给这二位爷盖上,插着腰又看了片刻,直摇头:这可真是一对货真价实的父子了!成天地,只知道睡!

tbc



①:出自《罗曼蒂克消亡史(The Wasted Times )》插曲《你在何处,我父(Where Are You Father)》。老实说这部电影刷了一遍,然后没看懂(捂脸)但对这首插曲倒印象深刻,很肃然很寂灭来着,有点东方暴力美学混杂着西方献祭式的纯洁?
所以私心想听他们两个唱,这种气质不能更美(捂胸

又及:
林and小迪:为什么我们天天的除了吃就是睡????
嗯??我也不知道啊???
还是没写到喜欢的情节……很sad了(抠脚
又又及:林和小迪那个躺秋千的姿势我亲身试过是没问题滴,除了后脑勺后背被磕得慌(误

评论(17)
热度(33)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