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侯海侯】盗梦 #2


*侯海侯无差*
*年少琐事,午夜梦回*
*ooc注意*

————————————

汉东大学以文科见长,“余泽惠及理科”,因而被戏称为“尼姑庵”,其中政法系更是以三比七的男女比例荣登“死而无汉”榜首。

旁边的汉东体育学院每天早上拉练,雄壮的喊声挥洒着无处安放的费洛蒙,隔了三条马路也能传过来。然而女孩子的心思你别猜:体育学院的太糙汉,师范大学的太文绉绉,理工大学的太不解风情……兜来转去,还是本系的师兄师弟,文能唇枪舌辩气势如虹,武能扛起热水瓶上下五楼不带喘气,如果再配上一副稍微过得去眼的皮相,那就得出厂盖戳:佳品。

像侯亮平这样的,就是凤毛麟角级别的上上品,一入学,就被狂热的学姐们追加为了“系草”,随着年级增长,隐隐有成为“校草”的迹象。

校草侯亮平盘儿亮条顺,腰以下全是腿,走路带起的风直撩得一干小姑娘心头小鹿乱撞。本来只盼着校草能按常理,充分发挥身高腿长一张俊脸的优势进了校篮球队,替汉大一展雄风。没想到这侯亮平不按常理出牌,一个回马枪杀进了校排球队里。

陈海就问他:“猴子你会打排球吗?”

侯亮平坦坦荡荡:“不会啊。不会我可以学嘛!”

陈海就骂:“靠!那你丫是怎么混进来的?”

侯亮平抛个媚眼,霹雳啪嚓火光四射,挥着指头神秘一笑。

“秘~密~”

总之校草同学就这样厚颜无耻地混进了校排球队的队伍,跟着四处征战,横扫排林无敌手。

庆功宴上,陈海端着一杯啤酒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着舌头说:“猴……猴子!敬你一杯!要没……没你,那球,就……就救不回来!你!功臣!来!嗝,喝一杯……”

侯亮平也几十杯下肚,好歹酒量比陈海要过得去,只是蒙红了脸也没见着东倒西歪的。他先去搀了一把快要仰面倒过去的陈海,腆着脸笑道。

“这杯我喝了。接下来,你就歇着吧,我来敬酒。”

陈海同志不推就,欣慰地一屁股坐下了。朦朦胧胧间看着人高马大的侯亮平在酒桌上推杯换盏,他油然而生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舐犊情怀。

一顿饭就吃到了后半夜。吃完了还有人建议去续摊,也有人嚷嚷着要跑去教工路新开的ktv通宵唱歌。侯亮平架起睡得七荤八素的陈海,摆摆手道。

“你们去吧。海子已经不行了,我搀他先回宿舍。”

队长梗着脖子站起来,冲他们一挥手示意准假:“去吧!嗝!勇士!向着暴风雨……前进!”

“哎,得嘞。我们这就前进了啊。”

————————————

午夜十二点,是传说中鬼祟出动的时间。

陈海忽然趴在侯亮平肩头动了动,可把他吓得够呛,一用力把陈海往肩上托了托。

“海子,醒啦?”

陈海眨巴眨巴眼睛,还没缓过神来,就听见那猴子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还别说,你倒死沉死沉的。看着瘦精精的,敢情全是肌肉啊?……”

陈海可算清醒了一点。

“靠,放我下来。”大老爷们还背着走一路,也不嫌腻歪。

“得令。”

陈海一下地,就像没骨头的软面条一样往地下摊,侯亮平眼疾手快地捞了他一把。

“站稳了啊。别睡下去。”

“我,我没醉。能走。”陈海照旧大着舌头。

“知道了知道了。”喝醉了的人一向说自己没醉,这都已经成了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了。

两个人相互搀着,慢慢走在林荫大道上。

路灯亮了一路,一朵一朵都是昏黄的,明明灭灭地照着四周旋转、飘飞的尘埃,相互接触的皮肤沁出汗水,渐渐远离了鼎沸的人声,午夜的氛围如一只寂寞许久的幽灵潜入身体,撩拨着心底似有若无的欲望。有蝉鸣嘈嘈落了一地。

陈海又快要睡着了。

他整个人都靠在侯亮平身上,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是猴子。睡在他上铺的猴子,背起法条来嘚吧嘚吧不会停的猴子,打球时格外狠厉的猴子,总是缠着他纠缠一个事实问题的猴子……

猴子,猴子。

“哎,叫我干嘛呢。”

也许是夜深了,人倦了。这死猴子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再有那股子飞扬跋扈的劲儿,反而分外温和,贴衬这个良夜。

陈海心想。哎呀呀,他又一次把在心里说的话说出来了。这习惯可不好,以后上了工作岗位可会惹出大麻烦。得改。必须改。

“哈哈哈。”他听到侯亮平在笑,靠着的这个胸膛也随着震颤起相同的频率。

“对,海子,你可不能把什么话都说出口。有些事,得藏在心里。”

对,不能说,不该说,都得藏好了……

可是……

可是我……

“嗯,你说什么?”

侯亮平没听清他说的话,停下了脚步,弯下身子凑到他嘴边。

我说……

嘴唇开开合合,上下无声地翕动几次。

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他讲完了,蓦地就像放下了心上悬着的一块大石。

他合上眼,温和地走入了这个良夜。

——————

tbc

诶为什么我一直记得是汉东政法大学政法大学政法大……终于改回来了(捂脸

评论(4)
热度(31)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