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侯海侯】盗梦 #3

*侯海侯无差*
*年少琐事,午夜梦回*
*ooc注意*

——————————————

大二暑假的时候,侯亮平和陈海都没实习,去跟着高育良做一个立案登记制的课题。他们大半个暑假都在长三角地区跑东跑西,几乎跑遍了每一个基层法院,也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间惨案。

当时他们又驻扎到了舟山一法院的立案庭。案件多人员少,光是看着这儿的同志呼哧呼哧扒拉两口面就得赶着去安抚义愤填膺的当事人的情绪,一转头又要去处理垒成小山似的立案材料,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惨,实在是惨,不忍卒闻的惨。

法院的台阶设计有些不合理。陈海刚才跨大了步子扯得难言之处有些伤痛,正靠在一个角落里龇牙咧嘴地揉腿筋,看着正像是个灰头土脸的受害者。

侯亮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身边,给他一手肘,在他不解的撇过来的眼神中,清清嗓子字正腔圆道。

“请问是当事人吗?请您到一号至五号窗口去咨询,尽量不要在走道里挡着大家通行,感谢您的配合。”

陈海啐他一口,笑道:“装腔作势。”

“可不嘛。”侯亮平一拍手掌,“这儿的同志们一个赛一个脾气好得离谱,客客气气周周到到,都不像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了,倒像是服务从业人员——”

“嘘——别瞎说!”陈海赶紧抬手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侯亮平无所畏惧,“怕什么,这儿乱糟糟的,谁能听得见谁啊。”

陈海也不揉腿筋了,站直了身体一板一眼道。

“我可听见了!我说猴子同志,你别武断下结论啊。这儿工作特殊,对当事人态度要温和亲切这也是工作需要啊。日久天长的,自然脾气就显得好了。你信不信,来这呆一两年,也能磨了你的锐气?”

“我可不要。”侯亮平一努嘴,嘀嘀咕咕,“要是来了,再不济我也得混到刑庭去。”

“最好次次当审判长。”飞扬跋扈的猴子补充道。

陈海仔细思忖了片刻,觉得也无从回寰这厮跑题到西伯利亚去的逻辑,只能失笑。

他这铺友。大校草。有时候真就像个孩子一样固执己见。

苦等无果。陈海看了看表,一勾手把侯亮平仰得高高的头给压了下来。

“哎哎你个子矮,别这么勾着我,难受。”

“再嚷嚷小心我打你。走了,去吃个午饭。估计这儿一时半会儿也闲不下来。”

“嘿。赶巧,我们还挑了个业务繁忙的日子。”

“别贫嘴啦。对了猴子,午饭你想吃什么?”

“吃什么,这还用问?必须海鲜!”

“海蛤蜊?”

“生蚝!大玉兔!”

“德行!”

…………

————————————


吃完了饭,他们约见了立案庭庭长,在获得了想要的数据和材料以后,就回了宾馆整合整合做了存档。第一阶段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侯亮平心情舒畅,就提议充分利用资源到舟山的某个小岛上来个BBQ加野营,参与者自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陈海难得顺从,一拍即合。

日头将西的时候,他们买了船票出发去东极。

侯亮平整好了不知从哪里拖出来的登山包,冲向船坝的时候简直像匹脱缰的野马一样撒欢儿地跑跳。

陈海在后面追着他,一边追一边笑。

“猴子!别跑啦!再跑你就跑到海里去了!”

“海里才好呢!凉—快——”侯亮平的声音被灌进了风,像是隔着罐头发出的,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得扁扁,离得远了就总也听不清。风声猎猎。

陈海有些焦急,就铆足了劲跟上前去。侯亮平心有所应一样转过头来,留得长长的头发被逆着风吹起,把他本来就挺大的头簇成了一朵盛开的大菊花。

这朵大菊花还不自知,一个劲儿地露出能迷倒一大票姑娘的傻笑。

“海子!快啊!要开船了!”

哎,不能笑。于是陈海忍住笑意,抓着侯亮平伸出来的手臂,像握住了一杆结实修长的白杨枝条。一跃——

记忆总是在不断的修正过程中。它被篡改,被涂抹,被替换上新的情节,触感,颜色。或许本来不是这样的。或许发生过的一切也都不是真实——

四周起了烟雾,也可能是傍晚时海面蒸腾起的水汽。笼罩着近海的一片暮色显得沉甸而又莽苍。一艘小汽船搭载着他们,呜呜鸣笛,像两个误打误撞的冒险者闯入了梦的领地。

tbc

要收尾啦,开始大面积撒狗血,啪唦啪唦!
喜欢的话请点个小心心让我知道有人在看好嘛~

评论(6)
热度(26)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