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汉大政法日常 之一

【混讲座】

侯亮平从进门就开始解裤腰带。悉悉索索脱得只剩条裤衩一步三蹦飞身上床,震得床板不堪重负吱呀乱叫,下一秒就要散架一样。陈海胆大心细,在下面一抹头发,淡定地一抖被子,抖搂掉大概落了满被的铺上灰。

然后这猴头照旧扒着床栏探出个头来。

“海子!听说没?王泽鉴要来开个讲座,就下周二大礼堂。去听不?”

陈海探出脖子去,两个人像是接头的通信兵一样对上了话。

“王泽鉴?台湾那个?”

“对,就是他。”

“搞民法的,我可没兴趣。你和胖哥俩去吧。”

“嘿,我说陈海,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上回张教授来,我是不是陪你去了?”

“那性质能一样吗?张教授可是研究刑法的!”

“敢情不是刑法的你就不去是吧?能不能别这么狭隘啊!”

“话不能这么说呀。谈行政的,我也去的。”

对面铺位的胖哥经历了漫长的反射,终于尖叫着弹起来,一下子缓解了这两位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天呐!王泽鉴要来?我得赶紧去重温一下天龙八部啊啊!”

陈海其人,算是系里有名的“偏科大帝”。不知是哪个环节出的差错,他公私法领域的成绩之间像划开了一道分水岭,泾渭分明。刑法宪法行政这些课目一骑绝尘,而一转到民商法这块,不能说是一塌糊涂门门飘红,但水平就完全泯然众人了,隐隐还有位居下游的趋势。这跛脚程度着实让班主任高育良头疼不已。

侯亮平比陈海心气要高得多。对待所有课目一视同仁,绝不搞特殊化,故而每门专业课的绩点都漂亮得令人咋舌。他有一次得意洋洋地跑到陈海跟前炫耀。

“海神?让我瞧瞧你的?哟,刑诉3.8?不愧是大神,牛叉牛叉。让我再看看……票据……2.6?也不赖嘛,还以为你铁定得挂呢。”

陈海懒得理这只臭猴子,翻了个白眼准备收拾收拾挎包回家吃顿晚饭再回来。把侯亮平嫉妒得红急了眼,死乞白赖地非要跟到他家里去蹭饭,说什么“感受一下久违的家的温暖”。

“你可拉倒吧!”陈海忍无可忍抡起挎包兜头砸过去,一句话把他呛了回来,“是谁上周末刚回了趟家,还只给我带了只鸭腿做特产的?”

侯亮平一躲闪,从门后面探出头来辩白:“那还不是普通的鸭腿!全聚德的呢!”

终于那次陈海还是被侯亮平拉出去听了讲座。结束以后又被他死命拉住,冲上台,站在一旁听他和王教授深入浅出地谈了一会“德国民事立案方面值得我国借鉴的内容”,临了了还厚颜无耻混进工作人员里和王老亲切合了影。陈海瞪大眼睛皮笑肉不笑地举起一只手比“耶”,旁边站着一个揽着他肩春风满面的侯亮平。这傻样就“咔嚓”一下,被永远留在了那一期的汉大学报上。

事后胖哥拿着报纸哀叹:“不公平!我也本来可以和王老深入探讨的!都是结束的时候人挤人,把我挤出礼堂门回不去了!”

侯亮平挑起一边眉毛:“怪谁?还不是得怪你自个儿胖啊?”

胖哥持续哀嚎:“我不胖!我只是壮!”

“哪个猛男能壮得肚子上挤出一圈肥肉?”

“那是肌肉!”

“哪门子的肌肉可以拧出一大把,还软绵绵的呐?”

胖哥怼不过他,开始找救兵:“陈海!你说说他!这个碎嘴猴子!”

“哼,陈海可是我这一边的。小、胖、哥。海子,你说是吧?”

“得。休战。”陈海站起来,举起两只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静默了片刻,胖哥呼哧呼哧喘着气,直等待陈海给出一个公正的裁决。

中立严明的陈海同志却在看到窗户外面的景象以后,忽然神色一凛冲出了房门,只留下一句变了调的呐喊。

“靠!外头下雨了!楼下被子还没收呐——”

人跑没影了,余韵犹在。侯亮平和胖哥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爆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大笑。

the end

23333晒被子下起雨大概是人生十大惨事之一……吧?
改了一个错字XD

评论(40)
热度(65)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