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侯海侯】盗梦 #4(完结篇)

*侯海侯无差*
*年少琐事,午夜梦回*
*ooc注意*
————————————

“猴子!”

侯亮平霍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还是没变。滋滋作响的日光灯管,视野里铺天盖地的冷白,鼻尖弥漫的也还是那股无论闻多少次都无法适应的消毒水气味。扭头去看,隔壁床上的人一如既往静静沉睡,像是做着一个不容打搅的美梦。

最近反贪局的工作很忙。侯亮平像个拧满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转个不停,有时候撑不住了就来这边看看陈海,顺便把不能向外人吐的苦水都半埋怨半自责地吐个干净,虽然总不可能得到回应。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陪护床上睡反而比在自己寝室里睡要更踏实。

侯亮平揉揉眉心。看来这回,也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啊。

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一旦醒了,他就絮絮叨叨地和陈海说说话,这都已经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惯例。

今晚他也有格外多的话想讲给他听。

“海子啊。我这回做了个梦,梦到了我们大学时候的事了。你记得不?那时候我们出海玩。就在舟山,在东极岛。记得那天天气可热了,到了晚上却变凉快了。还不是一般的凉快,把我冻得,一打喷嚏吹出了个大鼻涕泡。哎呦喂那一下,可把你乐的——”

床边的仪器维系着陈海的生命,发出规律的,令人心安的“嘀嘀”声。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很脆弱的,这没有回应的单调寂静能把人逼疯。

侯亮平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笑得都喘不上气了。还说,猴子啊,你可真是个活宝,以后就指着你乐呵了。”

他的声音抖得像初秋的梧桐叶,一碰就簌簌落下。

“你,倒是,乐一个啊。”语气里带了哽咽。

“笑一笑呀……陈海……”

“陈海!”

嘴角是笑着的,眼前却是一片温热的模糊。侯亮平连忙举起一只手捂住眼睛。他们都已不再年轻,不知不觉成了过不惑之年的高傲的大人。失态的样子太不像话,只得藏着,就连最亲近的人也不愿让他看见。

于是他也就没发现,床上的人静默不知多久的手指尖,忽然动了动。

——————————

“陈海!

像是从万丈高崖上掉下,失重感与受到压迫的心脏让他“唰”地一下撑开了眼睛。渐渐恢复明亮的视野里,他的同桌居高临下地撇他一眼,就立刻拿手指抵住人中低头做认真思考状。

一边听到了他用气音说的话:“哈,可算起了。都上课十分钟啦。”

陈海抬起头往黑板上望去,头顶秃出个地中海的班主任正在唾沫横飞地讲题。

“……这道题关键是什么呢?就这个C点,这个E点,我们要连接CE,连接CE!…… ”

头顶上电风扇马力全开呼呼呼转着,阳光也较劲一样毫不吝啬地透窗而进,射出一道道坦荡的光束。两相争锋的结果显而易见,前座同学的背心已经透出一小片汗湿的痕迹。四围只有笔尖刷刷滑动的声音在为班主任的激昂解说做陪衬。

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哦。是梦啊。陈海用力眨了眼睛,恍惚地想着。

同桌一边抄步骤一边还分心和他聊天。

“发什么梦呐?睡得死沉,怎么叫也叫不起。”

陈海揉揉脸颊,“啪”地拔出笔盖,扣上,又矢口否认。

“没有的事。就这么点时间,哪能做梦啊。”

————————————

午睡之后又接了这一节昏昏欲睡的数学课,期间陈海又险些睡去两次。之后才是体育课,照例拖堂五分钟以后老师才心满意足地宣布下课,同学大多欢呼着系紧鞋带赶紧跑到操场上去抢活动器材。

陈海落在最后,稀稀拉拉整理桌面上乱成堆的课本,同桌等得都要不耐烦了。

“陈海!”同桌冲到教室门口做高抬腿状,“我先去抢副球拍,你弄好了就过来啊,赶紧的!!”

“哎,知道啦知道啦。”

同桌就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教室里很快就只剩了他一个人。

他把最新的一张卷子塞进文件盒里,找了个空插进书堆,看了看确实没有什么再好整理的,就起身准备往教室外走去。

走动时带起的风掀起鬓角的头发,刮过耳廓。他又听到了那个总叫他名字的、陌生的声音。

——“陈海!”

一步,两步。脚步慢慢地顿住了,鞋尖左倾,转过九十度。陈海有些迟疑地转过身来。阳光正正好投入他的眼底,刺得瞳孔不自觉地收缩。

——没有人。只有一座空荡荡的、金色的教室。

就在这对峙的时刻,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哗”地撩起窗帘,春末的柳絮夹杂着尘埃,在光道里无定飘旋。好安静,连蝉鸣声也稍作歇息,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咚咚。

咚咚。

咚咚。

他面对着的那些光道————

来自500光秒外的恒星,照彻人间,像是藏着一个浩瀚而无言的秘密。

这寂静忽地如一只大掌攫住了心脏。脑海中有个轮廓隐隐浮现,却始终隔着层乳白色的雾一般看不真切,伸出手去也是空无。陈海焦虑得想要大喊,想发问,想撕开一切触到真实——

是谁——究竟是——是谁————



“叮叮叮————”

忽然响起的上课铃声打破了这胶着。

一如梦,醒了。

依然还是乱糟糟的教室,桌椅横七竖八,静止在学生们匆忙离开的那一刻。楼下传来体育课的哨响,有几个女孩咚咚咚从走廊上跑过去,留下一串很快消散的清铃般的笑声。

陈海摇摇脑袋,看到阳光还是阳光,飞扬的尘埃惹得他鼻子痒痒,不自觉就对着空教室打了个喷嚏。

打完后他摸摸头,自嘲似的哈哈一笑,走出了门。

或许是最近太累了。晚上睡不好,白天又想的太多,出现了持续的幻觉……吧?

无人回答。

已经迟到了。

他加快脚步,匆匆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

梦是回忆,也是预言。

————————

“光锥之外是未知,光锥之内就是命运。”

【盗梦·完】



#写在文后
小短文完结啦完结啦(撒花
这算是一个甜甜的结局了吧(咦
可能还有一个番外(写了一半),讲他们那时候在海岛上的一夜往事(咦)至于是不是梦就不清楚了,毕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啊(敲打

其实全篇和文题没什么关系,只是着重于“梦”这一个字。本来想取“梦中身”,后来想想还是这个题目看起来比较酷哈哈哈哈。
无论如何感谢观文的gn,人海茫茫相逢不易,给你们我的小心心~

评论(6)
热度(26)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