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汉大政法日常 之二



预警:私设众多  全程ooc
      是毫、无、意、义的扯皮日常

试试链接 走你  之一



 

失衡比例的背后故事

 

汉大的宿舍一向不够用,所以陈海他们寝室就成了俗称的“鸳鸯寝”。他、侯亮平和胖哥是政法系的,狗哥,铁哥,大感是土木工程系的。

那时候正赶上国家基建如火如荼,这仨位土木的哥们抱着拳拳赤心,挥洒一腔热血,怀着“我为国家造大楼,国家为我助前程”的美好愿望来到了这里。结果楼还没建成,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就砸到了他们脚跟前。

整个土木系,尤其狗哥他们在的专业,几乎全是汉子。全、是、汉、子!

“天呐……”

狗哥扒着窗户发出一声沉痛的叹息。

“怎么了怎么了。”陈海停下手里的动作凑上来一看。哟,又是那猴子走了桃花运。

楼下花坛边,一扎着两条小辫,穿着飘飘白裙的女孩满面春风地递给侯亮平一个袋子,碍于角度原因,看不清那猴子是什么表情。

这姑娘看着似乎有点眼熟……

没等陈海想起来,狗哥已经在旁边一咏三叹地嚎开了。

“又有小师妹给猴子送温暖了!这不公平!”狗哥颤巍巍举起臂膀,“我好歹也是一个体貌端正的大好男儿,怎么就没一个师妹来和我联络联络感情呢?”

“得了吧你。”陈海看够了热闹,收拾书本准备上课去了,带上门前留给狗哥最后一计暴击:“就你们那和尚庙,顶多也只能发展出同志、友情。”

吃午饭时候在食堂碰上,狗哥依然对这件事念念不忘。

“你说我当初怎么就脑子进水填了这专业呢?结果可好——”狗哥激扬文字,不小心喷出一粒米饭,“——成了尼姑庵里的和尚!”

“话也不能这么说。”铁哥在一边慢条斯理地夹一筷子肉塞进嘴里,“你说咱们学校这男女比,你要是长得稍微不那么磕碜,早就莺莺燕燕驱之不去了。哪能沦落到这田地……”

“闭嘴!”狗哥更悲愤了,“——你这个订了娃娃亲的腐败分子!呸!”

陈海和侯亮平在一旁看猴戏一样,得出了不一般的趣味,没想到还在幸灾乐祸的时候,狗哥的枪眼毫无征兆地就转了过来。

“——都是你们这些政法系的小白脸!包揽了全校的女同志!都不给我们留三瓜两枣!”

“……”被喷得狗血喷头的两位小白脸默默点头一声不吭,用表情传达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也很绝望啊。

狗哥从不妥协,狗哥仍在继续。

于是侯亮平在激昂的斥驳声里津津有味地解决着眼前的一大盆盖浇饭。

“陈海,这青椒给你。这个洋葱也给你。还有还有,胡萝卜,给你。”

他挑挑拣拣,把盘里的蔬菜挑了个干净,全转到陈海的盘子里。
陈海老妈子心态乍起:“我说猴子,你还是三岁小孩吗?什么都不吃不吃的。给你,吃了它!”

他又把一筷子大白菜夹回侯亮平盘里。猴子拿筷子戳戳那一小坨可怜的被夹来夹去的大白菜,勉为其难地就夹起来塞进了嘴里。

狗哥骂累了,得空看了这一幕,又一鸣惊人:“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一盘菜夹来夹去腻不腻歪啊——”

侯亮平义正言辞地怼回去:“我们乐意,你管得着啊?小—和—尚?”

狗哥气得要升天了:“好哇!猴子!回去你给我等着!我半夜,半夜爬你床上拿清凉油塞你鼻孔!”

侯亮平吃饱了饭斗志昂扬:“来啊来啊!谁怕谁!”

“你——”

狗哥话没说完,铁哥在一旁拉他。

“走啦走啦!下午张老板的结构力学别他妈又迟到,他可记住我们俩了。”

狗哥不情愿地拿起盘子:“本座有要事在身,暂且饶你这猴头一命!”

“哟哟哟,那我可算走了大运!佛祖啊,还是赶紧去赴西天论法会吧——”




送走了这尊大佛,侯亮平和陈海可算能安安静静地吃一顿午饭了。

食堂大妈一向特别爱侯亮平这样看上去倍儿精神的年轻人,连土豆炖牛肉里面的牛肉都多给他几块。正吃得心潮澎湃,陈海在一旁冷不丁地冒了一句。

“哎,猴子,上午那姑娘是谁啊。”

侯亮平转头去看他。陈海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只是低头看着盘子,拿筷子在盘里拨来拨去,夹住一块鸡丁就是不往嘴里塞。看上去相当的心神不宁。

于是猴子莫名的就心情变好了。

他拉长了音:“怎么——你又想找人去喝咖啡啊?”

陈海一听就放下筷子,急了,转过头来和他对峙,一双圆眼睛瞪得更是咕噜圆。

“谁,谁说要喝咖啡了?你又拿这事来膈应我!”

“好了好了。”侯亮平受不得他这样看,摇白旗投降,“我就和你说吧——”

“——那姑娘是我们一师姐,徐芳芳!你有印象不?”

“徐—?!”电光火石之间,陈海忽然想起来那白裙飘飘的仙女是谁来着。难怪老眼熟了——

徐芳芳?那个大他们两届的师姐??可她不是一直都是糙汉一样不用打理的寸头吗——

“——师姐把头发留长啦!你还别说,换了个发型和变了个人似的,我都认不出,更别说你了,哈哈哈哈。”

陈海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

“那——师姐找你干嘛呢。”

侯亮平看他脸色不佳,也不吃饭了,就挺直背,清清嗓子,变戏法一样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大布袋子。

“铛铛铛——”

陈海扫他一眼,两手接过。嚯,好家伙,死沉;打开一看,是好几本厚厚的笔记。

他一边翻一边听侯亮平在旁边念叨。

“——学姐不是刚过了法考吗,我就和她联系一下要了一部分她的复习笔记。都是民商这一块儿的内容,想着我不用的话你也能用上……”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陈海合上笔记本,看这挺大一小伙子挠着头别扭地转过脸去不看他,又好笑又觉得心底暖暖的,像是积日萦绕的乌云都“呼”地被风卷走,露出了大太阳。

“行啦行啦。”陈海抬起本子很轻地敲了一下侯亮平的头,“这份大礼我可就先收下了,回头替我谢谢学姐,请她吃顿饭。”

别扭的猴子发话了:“那你不谢谢我吗?”像个邀功的小孩一样。

陈海忍不住笑:“——也谢谢你!改明儿我送你两个大蟠桃,做谢礼!”

侯亮平又嘻嘻笑开:“蟠桃就不用了,太形式。这样吧,下周的热水瓶可全你抬了,可以不?”

“去你丫的!你敲诈呐?”

一顿饭,吃得食堂内外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评论(3)
热度(79)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