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旧时身 #9

小迪毕竟年纪小,嘴下动作慢。林匆匆穿衣、洗漱完毕,再度回到餐桌上的时候,他也才吃了一半的早饭。

林受了小迪那一眼,竟有些怕他。他给徒弟使个眼色,想让他让出位子,然后自己可以顶上去坐在小迪旁边那个空位,再盘络着如何开口询问这孩子昨夜的去向。徒弟却会错了意,先抢白了。

“师父啊,小迪昨晚在我们那屋睡的呢。一张床,睡了四个人呢。”徒弟嘬了一下指上沾的果酱,似乎要强调这件事的严重性,重复道:“睡四个呢!”

林一听,这一杆直枪似的话戳进了心里,冲撞得他头晕目眩。他忽然感觉更愧疚了。原来昨晚不仅是对不起小迪,也委屈了这几位徒弟。他早起时洁白如纸的一张脸,霜打的枫叶一般红了起来。

林求助一样去望李先生。李先生一贯早起,又一贯喜欢在先前拖延。结果现在谈生意快要迟到,正埋头心无旁骛地解决一碗皮蛋粥,甚至发出一点唏哩呼噜的声响,即使天塌地陷也无从叨扰的模样,更是全然没有接收到林的眼神。

林一瞬间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小迪也正在这时候仰起脸来。他又圆又剔透的眼珠转过来,微微噘着嘴,嘴边沾一点面包屑,像是在等待一个满意的答复。

林从小迪的眼神里能解读出埋怨的意味。然而他顿了顿,脑中一片无言的空白,还是先忍不住倾身抹去小迪嘴边的面包屑,就像他前段时间一直做的那样。

然后再想组织一些话来说给小迪听,却搜肠刮肚也拼不出一句来。就在林持续空白的时段,詹先生救命福星一样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今天是礼拜六,詹先生不用上课不用备课,睡衣都懒得换,就那样蓬头垢面眼神迷离地来吃早饭。

林一见到他就像见到了亲人:“兆源!兆源!来这里坐!”

一张小圆桌,谁不是挨着谁的?詹先生有些疑惑,却还是响应这热情的招呼在林旁边坐下了。

“你昨日是教给他们什么歌了吗?我在房里听到了呢。”林说起话来其实很不像北方的口音,也和演出时候的脆亮嗓音两相径庭,反而一团软绵,像是可供揉捏的一样。

詹先生作为一个南方人,对这秾软的口音就是天生的亲切,于是他也捋捋胡子,不算很热烈地和林攀谈起来。

“是的,教了Ave Maria呢。”①

“哦?是这首!”

“林先生之前听过吗?”

林点点头,“听过的,李骥读书的时候在学校里唱过的。”

“哦,也对。李兄本来就是唱诗班的呀。”

“那,他们昨天都学会了吗?”

“学会了。都很有灵气呢,条件也好。尤其是小迪,要是被我奥地利那个朋友知道,有这么一个天分过人的小朋友还流落在外,怕是抢也要过来抢走。”

“哦?这么出色呢?”

“是的是的,那是的。”

林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向小迪投去赞许的眼神。天分是最难得的,这孩子拥着上天赐给他的条件,便注定难以淹没于众生。

林正想借题发挥,让小迪唱给他听一听。李先生在旁边已然解决了早饭,“嚯”地站起身来,旋风一样刮到门口。

“我走了——”

于是林快要出口的话被打断,餐厅里的大人小孩都稀稀拉拉地应答:“再见——”

不到一分钟,林还没来得及充分借题发挥,李先生又旋风一样刮回来。

“糟糕糟糕!我忘了!林,那位戏园老板说也想见一见你的!得一起去!快走,快走!”

林呆头鸡一样愣住:“欸,什么?我也去?我——”

“没时间了!快走,快走!”李先生风风火火,林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他提着衣袖拽走了,顺手还捎上了桌上林没吃完的两个小餐包。

李先生嘴里还在催促。

“快走,快走!”

门“砰”地一声关上。像是枪声惊飞树梢鸟群,众人大梦初醒一样,才从目瞪口呆的状态恢复到吃早饭的动静。

詹先生望望手里的餐包,心有余悸地啃下一小口。幸亏他没有遇到什么急事,或是受不靠谱的记性戕害,不然连一顿早饭都不能安然吃完,这该有多恼啊!

詹先生在吃东西之余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小迪似乎心情低落,便问他:“小迪,怎么了?”

小迪戳戳盘里的面包,摇摇头有气无力道:“没事,没事。”

詹先生想了想,把手边的一瓶鲜奶递过去,聊以慰藉:“喝牛奶吧。多喝牛奶会变得更健康呢。”

小迪的眼睛似乎亮了亮:“那……多喝牛奶会长高吗?”

詹先生不明所以:“自然会呢。”

小迪马上像睡醒的小猫一样抖擞精神,如获至宝地把那瓶牛奶揽进怀里,然后费劲地拔了塞子,举起来就“咕咚咕咚”一气灌了下去。

“Wow! Bravoooo!”詹先生毫不吝啬,诚心地献上夸奖。

小迪抱着奶瓶歪头一笑。他舔舔嘴上一圈的奶沫,心里想着:以后每天,都要喝牛奶,要快点长成一个高高的大人!

——————————————————

这天晚上,小迪早早地就洗漱完,溜进林的房间里安分地窝在床上,说什么也不再跟着师兄弟聚会。以至于林开灯进来,看到被窝里探出半张脸和一双闪烁的大眼的时几乎吓了一跳。

“今天这么早睡吗?”林钻进被窝。他穿着丝绸的睡衣,显得身板又薄又凉,腰细得只剩下一束。小迪扑上去合手抱住他的腰,脸颊贴在那一片细密柔软的布料上,感受到林微暖的体温。

“papa,睡觉睡觉。”

林好笑地把他往上拨拨,拨不动,只得把他那边的被子往下拉,好让小迪能露出头来喘口气。

然后他倾身关了大灯,又畏寒一样缩回被窝里。小迪已经松开手,一蹭一蹭地把自己的脑袋搁回枕头上。虽然周围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清,但林感觉小迪是在看着他。

他不说话,小迪也不说话。慢慢适应的黑暗里,林看清了小迪的轮廓。小极了的一张脸,漆黑额发乱糟糟地堆着。林叹口气,真的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孩子啊。

他把这个小极了的孩子揽过来,让他能贴着自己颈窝,然后抬手揉了揉小迪的后脑勺。

“睡罢睡罢。”

小迪“嗯嗯”点头,又往林怀里挤了挤,伸出手去抱住林的背。透过薄软的睡衣,他能感觉到林微微的肋骨的轮廓。被窝里有淡淡的清香,是洗衣皂的气味。这气味原本是死的,但是被洁净肉体烘暖,变得活色生香。白兰花的香气,小迪闻着这氤氲的芬芳,有些眩晕。

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感觉一点温凉的软贴上额头,然后又很快地离开。像鱼亲吻水草,花轻薄叶。

“晚安,小迪。”

绵延半月的雨,静悄悄停了。天边露出一抹羞怯的月亮,弯弯的,笑眼一样。

————————
①Ave Maria,万福玛利亚、圣玛利亚、又译“圣母颂”,原指天主教对耶稣的母亲圣母玛利亚表示尊敬和赞美的一首歌,是天主教最经典的歌曲之一。其歌词最早是由罗马教廷于1545年起召开的特洛特会议上确定的,但目前为止ave maria已经发展为拥有许多不同的演奏版本,其中以舒伯特和巴赫的圣母颂最为出名(摘自百度百科)
这首,一开始去听,跳出来KOKIA的,然后悚然:咦这个不是听过吗!然后发现不是这个版本的哈哈哈哈哈哈(并不好笑)

tbc

又:我发现在这篇里沉迷炕、戏。到目前为止至少50%都是盖棉被纯聊天的炕、戏。不能开车好难受……
下章小迪马上就长大了,不长大提头来见。我发四!
内,希望在20以内完结。
以上~

评论(9)
热度(26)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