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鸣佐】白茫茫大地一场艳遇 #1

【前言提要】

 

AUAUAUAU,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圆满日常,治一治被本传伤到粉碎的心

 

cp:猫嫌狗不待见鸣Ⅹ小区区花佐

 

标签:竹马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水账文风

 

*私设众多,全面ooc

 

走链接 


 

——————————————

 

鸣人一两个月大的时候玖辛奈跑到隔壁宇智波家来讨教育儿经验,正好碰上佐助在尿床之后嘤嘤嘤地醒来,宇智波美琴就让她抓着佐助的腿好换尿不湿。


 

佐助很快就不哭了,嘬着指头安安静静躺在小床上,占了半张脸的漆黑大眼睛很良善地望向玖辛奈。玖辛奈握着那两条柔若无骨的小腿,掌心里雪白粉嫩的脚趾一颗颗像没成熟的透明石榴子,捏一捏就能让心里软成噗噗的一汪水。她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小婴儿吧,和家里那个呜哇呜哇哭起小老虎一样生猛的简直不像同一个物种。


 

换完尿不湿玖辛奈还是意犹未尽,看够了佐助粉嘟嘟的漂亮小脸,她就玩心大起伸出一只手指在半空中摇了摇,小佐助的大眼睛跟着她的手指转来转去,然后看准了目标小手往上抬,一下子卯足了劲攥住她的手指尖就咧着没牙的小嘴咿咿呀呀地笑起来。


 

被那嫩嫩的小手掌合手抓着,玖辛奈感到从指尖到心里涌进了一股暖流,从又哭又闹一天要拉三泡屎的小鸣人那里得不到的为人母的满足感呼呼袭来,她第三十三次感叹道:如果我家鸣人也像佐助一样乖就太好了。


 

宇智波美琴在一旁笑而不语,心想你还不知足,要是对面奈良家的鹿丸给你带估计又会哭着喊着觉得还是鸣人亲亲小心肝。毕竟谁也不想被个未满一岁的小孩子整天苦大仇深地用探究眼光扫视不是?

 

一晃日落月又升过去好多年,孩子们从裹着尿不湿摇摇晃晃走路的小婴儿长成了能上房揭瓦的皮猴。

 

夏日祭这天玖辛奈照旧发扬光辉传统跑到隔壁宇智波家串门兼蹭吃,美琴正在厨房里炸丸子炸得油烟袅袅没空招呼她,于是小佐助自告奋勇替妈妈分忧,巴登巴登踩着木屐穿着为晚上祭典准备的浴衣跑出来给她递了一杯茶。

 

佐助那时候还是一眼看上去模糊了性别的年纪,宇智波美琴为了打理方便给他留了个刘海剪得齐刷刷的妹妹头,又长得从眼睛鼻子到嘴巴睫毛无一处不精致。他矜持地含着尖尖的小下巴把一杯茶水递上来奶声奶气说:漩涡阿姨请喝茶。垂下来的眼睫毛长得过分,后脑勺漆黑头发卷成一圈利落的弧线,浅蓝色浴衣上面就露着雪白雪白的一截脖子。

 

玖辛奈就捂着胸口想要尖叫。趁着佐助回到房间里看玩具书的时候她跑到厨房里缠着正在做饭的美琴感叹:啊啊啊你家佐助,真的是太漂亮!要是个女孩就好了,正好可以和我们家鸣人定个娃娃亲。宇智波美琴擦了一把汗岔开话题说,玖辛奈来帮我一起炸丸子吧,炸好了你也带一盒回家里去吃哟。玖辛奈很快就元气满满投入到炸丸子的工作,把娃娃亲的话题抛到了九霄云外。

 

美琴在一旁看着她手忙脚乱地一只手撩着火红长发一只手提着勺子把锅里炸到漆黑的丸子一个个捞出来,心说幸好我家佐助是个男孩子,不然和鸣人定了亲可怎么办哟。宇智波美琴是一个传统的人,坚信老人言: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就鸣人目前的表现来说,将来如果有那么一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女婿,估计她和富岳都要气得一个头涨成两个大。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语成谶。

 

事实证明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大概是天生注定,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话说的次数多了就连当事人都会深信不疑。不管那事实本身是多么离谱。玖辛奈几年来孜孜不倦地向鸣人灌输:虽然宇智波家的二小子是个小子,但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适合做媳妇儿的人选哦。

 

于是鸣人从小就特别喜欢粘着佐助玩,潜意识里把这个皮肤雪白头发漆黑一双忽闪忽闪大眼睛的孩子当成了自己未来的honey,这和漩涡玖辛奈的错误引导不无关系。


 

佐助不喜欢跟着任何人玩,只爱跟在自己亲哥宇智波鼬屁股后面转悠。他们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宇智波鼬刚升上初中,大概是受到了叛逆之神的召唤,毅然决然加入了学校里一个死亡金属乐团,叫什么“晓”,总之就是非常中二的名字。他还丝毫不心痛地把一头鸦羽般漆黑柔顺的长发染成红蓝相间掺点绿的大鹦鹉模样,每天起早摸黑背着把电吉他赶去各个地铁口演出。


 

佐助每天放学以后背着哐啷哐啷乱响的大书包跑到地铁口蹲着支持他哥的表演。在他哥和小伙伴一顿噼里啪啦乱弹声嘶力竭嘶喊之后,鼓足力气拍出最大音量的掌声,连手掌都要拍红,顺带把几张毛票工整叠好塞进摆在地上的一个渔夫帽里。在演出圆满结束以后佐助又屁颠屁颠跟着晓乐团去路边烧烤摊撸串,最后披星戴月回到家里亲亲热热地和他哥搂在一起睡觉。


 

鸣人每天都跟在佐助后面跑:佐助佐助等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去!然后鸣人也非常心甘情愿地把零花钱掏出来做了晓乐团的活动经费,每天在蹭了几串鸡翅膀以后披星戴月地回到小区,在家门口和那哥俩说再见。看着他们一高一矮搂着进了家门,又摸摸瘪得一逼的裤子口袋,漩涡鸣人转身默默地按响门铃,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感觉到些微的刺痛。


 

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个月,宇智波鼬不知为何又浪子回头,染回了头发藏好电吉他,也不再东奔西走地卖唱。后来听说他们那个晓乐团的成员幡然悔悟意识到知识才是力量,个个摇身一变成了木叶初中数一数二的大学霸,毫不客气地占领了学生会主席团的宝座,带领木叶初中走上了新的辉煌,这又是后话暂且不提。


 

总而言之鸣人还是很庆幸的,因为他的零用钱终于可以省下来买钢达姆机器人了。


 

小升初时候,鸣人和佐助原本可以和一帮狐朋狗友一样,毫不费力地升上木叶初中,然后再毫无悬念地升上木叶一高。这就是学区房仅存的优势了,未来的道路清晰可见,像开了绿灯一样前途畅通无阻。然而佐助作为一位有志小学生对这样的安排十分之不满意。黑发男孩的原话是:我真是受够了这样包办婚姻式的升学!


 

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非常吃惊,宇智波富岳和美琴想的是:啊啦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竟然学会抵抗命运对他的安排了!波风水门和玖辛奈想的是:糟糕佐助不想直升那么他想考到哪里去呢?我家鸣人要是没和他在一所学校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怎么办呐?鸣人想的是:包办婚姻是什么啊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啊我说!

 

TBC

评论(20)
热度(160)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