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鸣佐】白茫茫大地一场艳遇 #2


AUAUAUAU,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圆满日常,治一治被本传伤到粉碎的心

猫嫌狗不待见鸣Ⅹ小区区花佐

标签:竹马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水账文风

*私设众多,全面ooc

走链接 

——————————————

年纪小小佐助就很有主见,再加上宇智波一族恐怖的行动力,他在发表宣言的第二天就直截了当找自己的班主任伊鲁卡了解情况,经过一晚的深思熟虑就决定要考本市最好的私立初中,也是木叶市历史最悠久的初高合一名校——世界第一私立中学。

这个世界第一中学当然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但既然100多年前没有法律明文规定不能用“世界第一”给一所中学命名,它就钻了空子很不要脸地挂上这个名字。

离受验只剩下半年多的时间,佐助没打算参加进学塾,全靠自己放假时候在家里补习。父母一开始有些担心:啊啦啦要是最后没考上可怎么办呀?佐助头顶着紧绷绷的“必胜”发带,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呵,要是连这区区考验都无法通过,我宇智波佐助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美琴和富岳听了在一旁扶着额头尴尬地哈哈哈哈笑,心说果然每一个宇智波都绕不过中二这道坎啊。

鸣人心里装满了小九九,装作不经意和佐助打探:啊哈哈佐助你准备考哪一所中学啊。佐助正攥着考试专用笔在刷刷刷写题,眼皮没抬丢给他一句:世界第一私立中学。

欸欸欸!?鸣人把他灿烂得夏天太阳一样的脑袋使劲往佐助面前挤,几乎和他贴了个脸对脸。世界第一啊一听就很厉害啊我说!

是啦是啦很厉害的。被打断了做题思路,佐助很嫌弃地伸出一只手把那颗亮得晃眼的脑袋推远。所以你考一辈子也考不上的,偏差值30的吊、车、尾。他边说边用拿笔的那只手戳着脸蛋往下拉,吐出舌头做一个不那么标准但是怪可爱的鬼脸。

啊真的是太可爱……鸣人揉揉脸抛弃一些不现实的粉红色幻想。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我说!Naruto!你要遭遇的可能是从出生以来遇到过的最大危机啊!

既然佐助要考这个中学那我肯定也要考!鸣人拿笔在“世界第一私立中学”那里打了个圈把它围住。然后他在圈圈外面又打了个箭头,指向一片空白,略略思索以后写下了:怎么考?鸣人盯着这张纸想了五秒以后爆发出一声哀嚎:啊啊啊几可修!决定放弃自己思考,拿着这张看似薄的要命却装满沉甸甸心事的不得了的纸去找斜对面的奈良鹿丸商量,希望这个自诩“全小区智商承担者”的小伙伴能给出一些可行的恳切建议。

俗话说不破不立,鹿丸一上来就把鸣人揭了个底朝天,犀利指出凭鸣人现在的成绩要考上世中,那困难程度不亚于让佐助三个月不吃小番茄。

那就是完全没可能啊我说!鸣人哭丧着一张脸,一脑袋金灿灿的头发都失去了光泽。

是很困难,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鹿丸摸着根本不存在的胡子煞有介事严肃说道。

鹿丸给他的建议就是让他去找佐助补习。门一开,佐助看到鸣人嘿嘿嘿挂着傻兮兮的笑杵在那里就冷着脸迅速要关门,鸣人比他更快一个箭步用身体挡住门然后用力挤了进去。总之不管佐助高不高兴,鸣人就这样死皮赖脸地每天驻扎在了宇智波家,波风水门和玖辛奈也格外支持,天天送来一堆番茄旁边点缀着几片苹果橘子的果盘为两位小考生加油打气。

夜凉如水的时候,佐助忽然从被窝里翘起脑袋问,哥你说隔壁漩涡全家是不是脑袋都有毛病?宇智波鼬手捧着政治课老师推荐的《利维坦》,却操着一颗满是风花雪月的心。他说,谁知道呢,大概爱情都是这么不可理喻吧。佐助心想可拉倒吧小屁孩懂什么爱情啊。

鸣人说他真的懂啊。

到了七月一天一天地热起来,宇智波家的门铃被按得叮咚响,美琴开了门看到鸣人抬着一个大箱子元气满满地打招呼,美琴阿姨下午好!宇智波美琴一头雾水地把他放进门来,他抱着箱子跑到冰箱前面自主自觉地把东西一股脑放进去。

一堆番茄冰棍和一堆梅子冰棍,鸣人把它们码得整整齐齐。休假在家的宇智波富岳听到响动跑出来,看到鸣人在那里哼哧哼哧任劳任怨,捅捅妻子的胳膊悄声说哎哎怎么有种女婿送上门礼的感觉呀。美琴说行行好你可赶快闭嘴吧。

那时候宇智波家还没装空调,鸣人和佐助每天就在书房开着窗户和电风扇做题。宇智波富岳一大爱好就是养花,窗户正对着院子里好大一片绿油油的花花草草,蚊子总是跑进来把鸣人咬得祖国江山一片红,一抓胳膊腿儿就疼得嗷嗷叫。

宇智波一家就很贴心地特意为鸣人装了纱窗,除了佐助特别不情愿嚷着为什么要给笨蛋吊车尾装纱窗啊让他被蚊子咬成个肉包包不是最好了嘛,被美琴敲了个板栗后也讪讪噤了声从此绝口不提。屎黄色的小电风扇从宇智波鼬出生那年就开始工作,转起来嘎吱嘎吱好像下一秒就要罢工,然而就是吊着口气死活不歇菜,搅出一波波温度不减的热风。

天气太热了啊,蝉在叫人坏掉。鸣人咬着笔杆看着眼前墨迹淋漓的竖式题,感觉自己像是只吃了猫薄荷的喵喵,这横七竖八字符乱飞把他架得快要飘起来。他看向佐助。佐助穿着宽宽短裤和鼬以前穿过的一件黑色背心,对他来说有点大得离谱,松松垮垮挂在肩上胸前背后一览无余。

他实在是很白,太白太白了,白得发光白得透明,白得像夏天里一团清凉的雪。佐助又不爱出汗,上天偏爱他似的洁净漂亮。燥热天气对他的影响大概就是脸蛋手肘膝关节都被蒸得透出淡淡的粉红,那点微带肉感的粉红很撩人,撩得鸣人心里痒痒的。

窗外真的有一只喵喵,嗷呜嗷呜地抬着傲慢的脚步走过围墙顶。鸣人的视线被短暂吸引了一下然后迅速转回来。佐助已经换了一个姿势,咔嚓咔嚓咬着指甲可能是碰上了一道竞赛级难题。背心往前面滑得更多了,雪白雪白的,隐约露出小小的粉红色的一点。

啊呜好可爱啊。鸣人多年后仔细回想还是觉得那时候的记忆出现了一个断层,大概是彗星撞地球那一刹那的余波在亿万年以后冲击了他的大脑造成混乱,总之等他接上线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结结实实地按住了那可爱的粉粉的一点。

佐助题也不做了,指甲也不啃了,瞪大了眼睛看他。他也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望向佐助,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潜意识作祟,咸猪手抖成了帕金森还是执着地抬着不肯放下。

TBC

要写到下雪了超兴奋!【点题了!!】

评论(10)
热度(73)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