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鸣佐】白茫茫大地一场艳遇 #3

AUAUAUAU,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圆满日常,治一治被本传伤到粉碎的心

 

猫嫌狗不待见鸣Ⅹ小区区花佐

 

标签:竹马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水账文风

 

*私设众多,全面ooc

 

链接   1  2  4

——————————————



 

像是打翻了红墨水斟破了红樱桃,佐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层红了起来,鸣人觉得他目睹了一朵花的盛开。



 

事实证明这朵娇花也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打起架来不要命地挥霍力气。在佐助爆发出一声大喝之前,鸣人触电一样收回咸猪手然后脚底抹油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他拼命跑啊跑,佐助也不管不顾死死咬在背后两米远的位置,一言不发咬紧牙关,大有把他大卸八块的气势。


 

啊啊啊怎么办闯大祸了啊!鸣人一路飙泪一路狂奔,两个人你追我赶绕着小区整整跑了一圈然后跑出了大门奔向更广阔的世界。



 

在小区门口正好撞上坐着妈妈的小电瓶从游泳馆回来的小胖墩丁次。丁次眼神特别好认出了那两团移动的残影是鸣人和佐助,丁次妈妈问他们怎么跑那么快是要去干嘛呀。丁次舔着棒冰说鬼才知道呢估计又玩什么新play吧,心里想着这个橘子味的冰棍可真好吃下次还要买。



 

终于鸣人还是落到了佐助手里,这朵娇花心狠手辣地把他带回家揪到墙角一顿胖揍,边揍边罕见地爆着与秀气脸蛋风马牛不相及的粗口:死吊车尾!!变态色情佬!色情佬!!



 

鸣人躲无可躲,指尖至今还残留的奇异触觉成了罪恶的凭证,他嗷嗷叫着把自己蜷成一团,想着明明摸上去是嫩豆腐一样的人但是拳头出乎意料地硬啊我说!



 

打完了架,准确地说是单方面的欺凌结束以后佐助坐在一边地上呼呼喘气,累得像是刚跑完10公里马拉松。他看看抱着脑袋缩在墙角的鸣人,抹了把头发恢复一向的冷静自持,抛出一句自认很有威慑力的话。



 

他说,哼,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吊车尾你这只手就不要想留着了。他举起胳膊做一个“咔嚓”的手势,很决绝,但配合着因为剧烈运动而自带腮红的脸蛋显得没那么有说服力。


 

鸣人抬起头看他一眼,可怜巴巴说,那,那你就拿去好了。


 

嗯?


 

鸣人磨磨蹭蹭凑到他面前,壮士断腕一样递出自己的右胳膊。对不起佐助!这只手臂给你!请没收我的作案工具吧!他闭着眼大喊。佐助愣了几秒就啪地一声拍下鸣人举得高高的手臂,说什么傻话呢吊车尾,我逗你玩的这也能当真。然后冷静下来的宇智波就敏锐地察觉到刚才打得尽兴时没发现的一个情况。


 

他说喂吊车尾你怎么这么这么烫啊。


 

因为实在太热了啊我说。鸣人想着却无法说出口。佐助的手从他的胳膊一路摸上去,最后用雪花一样软而凉的掌心拍着他的脸说,喂喂笨蛋鸣人快醒醒,你好像快熟了的龙虾一样在冒烟啊。



 

鸣人心想你再这样捧着我的脸说话我可能真的会把自己活活煮熟啊。他看着眼前凑得很近的挂满担忧的佐助的脸,那双水汪汪的黑眼睛一眨一眨,满天的星星都在说话,然后就眼前一黑彻底歇菜了。


 

这次中暑没给一向健壮的鸣人带来什么后遗症,但是宇智波家书房的条件又因祸得福有了一次质的飞跃。那台新空调装上的第二天晚上,宇智波鼬很严肃地拉着弟弟的小手促膝长谈。他说,我的欧豆豆哟尼桑可能要与你分离搬到书房去住,因为我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要日以继夜读书,可不能打扰到你的休息呀。佐助从床上弹起来给了他一个豪火球之术,宇智波鼬很配合地发出啊的一声呻吟往后倒去。佐助就骑在他身上大喊:受死吧臭哥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那台空调的主意?



 

补习的时光就这样鸡飞狗跳地过去,不知不觉又到了夏日祭。烟火大会的时候他们趁着人少到神社许愿,鸣人看着山后漫天砰砰炸开的烟花双手合十念念有词:虽然不知道是哪位神明大人啊,但是拜托就让我和佐助一起考到那个什么世界第一的中学吧,万分拜托。以后一定会在家里用团子好好供奉你啊我说。


 

烟花渐息,佐助早就跑在前面,站在台阶尽头咬着半个鲷鱼烧一脸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喊,笨蛋吊车尾快一点啦,动作慢死了。拉长的声音散在夏夜风里,半侧面被夜空中偶尔绽开的烟火照得明明灭灭,一双黑眼睛里就盛满了流光溢彩。呦西我来了!鸣人最后深深对着鸟居鞠了一躬:打扰啦!喜滋滋地三步并两步跑下阶梯去拉佐助的手,金发男孩掌心温热,像是一只饱含生命力的小动物,佐助挣了一下挣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佐助佐助,你许了什么愿啊我说!鸣人每年都锲而不舍问他这个问题,佐助总是不回答,或是用一些听起来就奇奇怪怪的答案搪塞过去,什么“希望鸣人家里能有一只小仓鼠把他的拉面全部吃掉”啦,或者“希望志乃早点考到东大测绘系顺便把他养的蔓延了一小区的虫子全部带走”类似这样的。



 

鸣人心想一听就知道是在骗人啊。然而每次还是很配合地作出“哎真的假的这个愿望根本不会实现的吧我说”的惊讶样子,这年鸣人也蒙着心准备听到一个更离谱的回答。没想到佐助走了几级台阶以后很认真地背过身来,说,也没什么迫切的愿望,就随便许了一个。比如能和鸣人考到同一所中学去这样的吧。这样就又有好多年能欺负这个笨蛋吊车尾了啊。他扭过脸去嘟嘟囔囔,黑暗在这一刻格外善解人意,成了掩饰耳根泛起淡淡粉红的保护色。



 

鸣人慢慢地慢慢地瞪大了眼睛。



 

十二岁的宇智波佐助。身高一六零体重九十九。爱吃小番茄爱穿黑白相间跑起步来啪叽啪叽脆响的运动鞋。每天早晨偷偷早起五分钟用父亲的发胶固定好脑后东一撮西一撮的头发。最大特质,口是心非。



 

很多年后已经二十四岁的佐助在听到鸣人总结的这段以后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放你娘的狗屁!我哪有口是心非?还有那时候头发真的是它自己竖起来的!遗传!我才没有用什么发胶!



 

鸣人推着他的背说好啦好啦我相信你是遗传是遗传才不是发胶的锅呢。对了今天晚饭想吃蛋炒番茄还是番茄炒蛋呀?


 

然而十二岁的鸣人暂且不会想到那么遥远的未来。他只是觉得佐助的这句话在他脑海中炸开了一千朵一万朵烟花,比今天烟火大会上的所有所有加起来还要灿烂百倍。


 

唐突莽撞的金发小子惊喜到失语,结结巴巴地说,欸是是是吗?那我可要好好努力啊我说!一定!一定!一定会考上的啊!!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阵大风刮过卷得树林子此起彼伏沙沙作响,鸣人愣了一下就拉着佐助的手用力摇晃,兴奋得好像中了拉面店五合一豪华套餐的优惠劵。他说佐助啊你看,神明大人说他听到了,听到了呢!



 

佐助是是是连声应着。神明真的听到了吗?谁知道呢?这种无聊的许愿果然只有小孩子才会相信的。然而。然而。


 

他在鸣人兴奋得上蹿下跳的时候抬头看着满天星河。天际透着比墨色更深的靛青蓝,星云流转纵深处是探究不尽的寰宇茫茫。佐助想着这么大这么乱的世界里两个人要相遇是多么不容易啊。所以如果真的有神明大人,也应该,不会不去理会他的愿望吧?


 

不是错觉,树叶真的沙沙沙沙地又动了,好像在说:知道啦。


 

TBC

给手臂那里想到本传双双断臂有点点心塞。真的很不方便的啊我说!!

评论(22)
热度(65)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