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生物 野蛮生长

关于

【鸣佐】白茫茫大地一场艳遇  #4

AUAUAUAU,大家都是普通人,大圆满日常,治一治被本传伤到粉碎的心

 

猫嫌狗不待见鸣Ⅹ小区区花佐

 

标签:竹马竹马,有情人终成眷属

 

*流水账文风

 

*私设众多,全面ooc


前文走链接    

 

——————————————


 

考学那天早上下了大雪,波风水门自告奋勇送他们去考场,临行前对宇智波全家信誓旦旦保证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结果flag必倒定理颠簸不破,在路上一处还没来得及清理的积雪特别深的谷地,车轮陷进雪里拔不动了。水门踩了半天油门,两厢小夏利好像被拉住后腿的老牛哼哧哼哧就是动弹不得。他嘟嘟囔囔说即可修,早知道不听玖辛奈的话应该咬咬牙买辆越野的,虽然贵了点但是底盘高动力足不容易搁浅啊不是?离世中还有不算太远的一段距离,前面有一些同样陷进雪里的倒霉蛋们已经下来自己走过去。鸣人还傻眼坐在位置上,被佐助一拉袖子:走不走?



 

欸,欸?鸣人条件反射地就背起背包和佐助下了车,隐约有点反应过来但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放弃挣扎的水门也下了车,在他们身后两手卷成喇叭型传话:加—油—啊!鸣人回头去看,风雪迷眼,爸爸冲他用力地挥了挥手,一头金发也很快被呼呼略过的大片雪花遮了个干净。鸣人连忙追在黑发男孩背后问,佐助佐助,我们是要走着去吗?真的要走着去吗我说!



 

雪实在是太大了,刚下车浑身就落了一层绒绒的白色,鸣人愣头愣脑的发问让他像个金灿灿的小雪人,佐助看他一眼,擦擦睫毛上化开的水珠,刷拉撑开一把伞反唇相讥,不然呢,你打算飞过去吗?过来。



 

难得受到了召唤,鸣人异常兴奋地就和佐助挤到了同一把伞下,贴在一起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两个人离的近了,呼出的二氧化碳难分难舍,温度噌噌噌地升高。鸣人傻乎乎看着佐助黑发上的雪花迅速消融,很想很想伸出手去抹了一把,最后也只是看着它们终于在发尖上汇成一颗圆圆的水珠然后摇啊晃啊,掉进了佐助的脖子里。



 

漆黑头发雪白脖子,这视觉刺激是很强烈的。鸣人想咽一口口水,可是太近的地方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心跳声呼吸声,咚咚咚咚地无限放大。明明是大雪纷飞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或许是因为佐助在旁边,身体里的小火苗开始嚣张地突突烧了起来。



 

一片寂静里佐助斜起眼角看他,吊车尾你在想什么呢,脸红了。




 

哈?哪哪哪有啊!!鸣人疯狂摇头矢口否认。佐助心想切还说没有呢,红的像泡了温泉的猴屁股一样。粗线条的吊车尾其实很容易看穿啊,心思简单干净得像一杯白水。他走了几步,扭头看到旁边的鸣人鼓着红脸蛋低着头,赌气一样把雪踩得嘎吱嘎吱响。他们挨的真的很近,忽然耳根就红了红。有些事情佐助也懂,少年人的情怀其实已经很丰富,花鸟风月装得满满当当,只是脸皮太薄不知道该怎么点破。雪不知疲倦地落啊落,前路茫茫后路茫茫,肩膀隔着厚厚的大衣挨在一起,心照不宣的沉默。走出了一段路以后佐助忽然喃喃念了一句。



 

频频寻问,积雪深几许?(いくたびも雪の深さを尋ねけり)①



 

哎佐助你在说什么啊!鸣人抓住了这个时机和佐助搭上了话。



 

是一首俳句呀。你没背吗?可能会考的。


 

呀呀呀呀即可修!一句话就折磨得金发小子濒临抓狂,脸上的猴屁股红褪了个干干净净。我背了的明明都背了!还有那什么小林什么的,世界如露水?然而然而?



 

对,小林一茶。话说你根本没背吧,绝对考不出来的吧。



 

啊啊啊啊,全部都被搞混了啊我说!



 

他们磕磕绊绊很热闹地走到了世中的考场,受到了刺激的鸣人进考场之前还在戳着手指一个一个背着可能会考到的和歌俳句,佐助在旁边冷眼看了一会,就扯过他的手说笨蛋吊车尾不要再背了,冷静一下越背越乱了啊。



 

鸣人欲哭无泪说,这可怎么办啊要考不出了!考不上就不能和佐助一起了啊我说!



 

Naruto!佐助其实很少很少直接叫他的名字。他一叫鸣人就本能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没想到佐助只是很认真地对他说,看着我的眼睛。



 

鸣人就很听话地看了。鹿丸之前一直开玩笑说宇智波家的小子一双眼睛长得真是自带眼线。鸣人还追问什么是眼线啊是眼睛里扑哧扑哧会射出炽热的光线的意思吗?鹿丸和他打哈哈说差不多的意思吧,就是一种能击中你让你再也走不出来的线哦。



 

鸣人此时深刻地感受到鹿丸说的真不是开玩笑啊。佐助的眼睛漂亮得惊人,眼尾上翘睫毛长得风情万种,那双漆黑的眼瞳深处好像也放出千千万万的丝线缠绕着他,睫毛每一次的眨动与越来越快的心拍数无缝对接,鸣人在那剔透的虹膜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圆圆的金色脑袋,嘴巴慢慢张成了无措的“o”型。



 

佐助倒是先移开了眼神,他别过头去嘟嘟囔囔,声音小得快要听不见。啊啊看来你是真的……没办法了,我把我的power分一点给你吧。



 

欸?欸?



 

佐助伸出手来拉鸣人,两只手紧紧地攥在一起,他很认真地说,我现在把一半的power都传给你了,我只用一半也绰绰有余。倒是你,一定一定要考上啊。




 

啊这就是佐助的power啊。寒天雪地里鸣人觉得手心里真的传来了一股暖流,一直流啊流流遍了全身,原本垂死挣扎的鲫鱼一样浮躁的情绪忽然沉静了,静的像游入了春天落着樱花瓣的湖水。他攥着佐助有些凉的手掌,很软很软,掌心细密的纹路让他很想仔细摸一摸。鸣人渐渐觉得心里激荡着一句话,混乱的音节排列组合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




 

他最后只是傻里傻气地发表了一句宣言,好像漫画里主人公竖着指头对天宣告“我要当x影”那样充满少年人的血性和不可理喻的自信。



 

嗯!我一定会考上的!




 

一定一定,一直一直,会和你在一起的。鸣人在心里偷偷又补了一句。



 

啊啊啊知道了笨蛋!佐助可能福至心灵一样读懂了他的潜台词,忽然恼羞成怒刷地抽出手,指着他的鼻尖危险地警告,要是这样还考不上就给我去死吧,吊、车、尾!










 

很快就到了放榜的日子,鸣人抱着赴死的决心站在榜单下睁开眼睛。他看到榜单上的第一名,大写加粗的“宇智波佐助”,然后扫到最最最……最后面那个小小的“漩涡鸣人”。无数个日日夜夜咬着笔杆点着台灯打着蚊子,铺了一桌一床的演算纸和佐助每每讲了三遍题以后抓狂的表情……这些画面呼呼闪回,最终定格在榜单上一头一尾两个遥相呼应的名字。鸣人愣了半天以后激动得“哗”的一下喷出了眼泪。



 

哇哇我真的考上了啊佐助……真的,不是吹的,真的考上了啊……




 

前几天的积雪开始融化,灰黑天际也云开雾散露出了太阳的一角笑脸。鸣人的眼泪吧嗒吧嗒掉在佐助的脖子里,佐助拉着黑线安慰搂着他喜极而泣糊了一脸鼻涕眼泪的吊车尾,莫名觉得这眼泪灼热的温度就要把他烫伤。



 

宇智波佐助不情不愿地承认,他也有点开心。好吧是很开心。很开心。


 

tbc


 

① 频频寻问  积雪深几许 (いくたびも雪の深さを尋ねけり)
出自正冈子规的一首俳句。
后面还有提到小林一茶那首非常出名的俳句: 我知道这世界 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然而 ( 露の世は  露の世ながら  さりながら)
 

评论(8)
热度(51)
  1. 布言布语千不千寻 转载了此文字

© 千不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